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簇邪] 不良少年驯化手册 (终于想起来的点梗

钢针,上次八十粉点梗拖到现在我都佩服自己(死鱼躺
披着傻白甜外衣的......不知道什么玩意。
簇邪师生梗,梗自@老蜜蜡肘子
对不起你我拖了这么久qwqqwqqwq
扩一扩可写长篇但是我!懒!
就酱,将就看吧,希望感情线没写的那么脱肛(有那东西吗






----------------------------------------
黎簇最近很烦恼。
新来的班主任总是盯着他不放。
这也难怪。
谁叫他前科累累。
一年级动不动逃课,二年级把足球踢进女生宿舍。
高三才开学两个礼拜,黎簇又因为打群架被揪进了派出所。
要不是警察叔叔拦着他老爹直接能把他揍的半身不遂。
就是这么一个脸皮厚的堪比长城,说也说不进,打也打不服的恶劣学生。
愣是在新班主任的调教,啊不对,闲的没事找喝茶,谈人生的语言攻势下,暂时屈服了。
黎簇居然,整整两天,没有翘过一节课!
连死党苏万都跑来关心他。
“哥们你是不是上回打架弄折腿了?!”
“去你妈的我好歹也交了学费,听几节课不行么!”
苏万咂咂嘴:“你可真行,上几回课比领导视察还新鲜。”
“妈的还不是吴邪!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闲的没事做,我跑哪儿他堵哪儿,一逮一个准。”
苏万摸摸下巴。以前教过黎簇的老师也不是没用过手段,只不过不见成效,慢慢地就放任他去了。
这个吴邪倒是厉害。苏万想想平日里这位吴老师温和文雅的样子。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吧。
黎簇往桌子上一趴。“算了算了,爷不跟他一般见识。”
“唉,鸭梨,其实吧吴老师这人不错,你想想,要是能混个大学念,以后前程也好安排啊。”
黎簇烦躁地挠挠头。
这不能怪他。
要是教他们的不是吴邪而是身材火辣三十六E的美女班主任。
那黎簇或许还能考虑考虑听听课。
吴邪教的不差。
语言幽默,也浅显易懂。
人长得也不差,从班里女生一上数学就眼睛冒光,聚精会神,争先恐后的架势就能看出来。
不过他黎簇又不好这口。
这天放学,苏万家里有事,被司机接回去了。
黎簇暗骂了一句,打倒土豪,便独自慢慢悠悠往家里走。
穿过一条巷子口正好碰见他班主任。
提着一个塑料袋,还边走边讲着电话。
黎簇有点纳闷。
据传闻,吴邪是没结婚的,貌似可能也没有女朋友。
“行了你,别恶心我了,快到家了......对...到时候请你吃饭行了吧。行就这样,挂了。”
黎簇本来是想绕道走的,不过吴邪一回头已经看见他了。
“黎簇?”
“啊...哈哈哈...吴老师好。”
“嗯,自己一个人走啊。”
“是,苏万有事先走了,吴老师家住这附近啊?”
说实在的,黎簇并未怎么和吴邪正儿八经聊过天。对于这个看起来和和气气实际上摸不着底的人,他有点怵。
“对啊,就前面那个小区。你家也住这里么?”
“那挺巧的。”黎簇挠挠头发“旁边道口拐进去就是我家。”
“是挺近,家访比较方便。”
黎簇:???
城市套路深啊!
吴邪看黎簇一脸便秘的表情,笑了笑:“我开玩笑的,你最近表现不错,我干嘛多此一举。”
黎簇暗地里撇撇嘴。
“那老师我就先走了。”
“好,学校见。”
黎簇一路小跑回了家,发现门锁着的。
明显老爸又不在家。
钥匙还落家了。
黎簇熟练地从门口的栅栏上拗断了一小条铁丝,伸进锁孔捅了几下,门就开了。
屋子里一片狼籍。
黎簇从乱七八糟的杂物上跨过,走进房间。
很典型的男生房间。
不是特别乱也绝对不算整洁,零零散散的游戏盘摆在桌面。
如果说整个房间少了什么。
那应该是一张全家福。
一家三口快乐的象征。
黎簇仰面躺在床上。
脑子里想的却是,他这样和根本没有爹妈的孤儿又有多大差距呢。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太离奇的故事。
黎簇爸爸脾气不好,又嗜酒成性,动不动就和他妈妈吵架,甚至拳打脚踢。
黎母不是个会忍耐的人,终于在黎簇还小的时候,决定离婚。
很快又组建了新的家庭,
而他爸则本性不改,甚至变本加厉。
黎簇总和老爸吵架,后来又做了很多别人眼中的坏事,他爸也从不问他原因,而是非打即骂。
黎簇想,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谁都不管他,多自由。
他都快忘了叫一声爸或者妈是什么样的感受了。
黎簇第二天难得地起了个早。
端端正正坐在教室里的时候差点惊掉了苏万的下巴。
“我的鸭梨!你没事吧!”
黎簇不耐烦地一脚把他踹开:“我他妈也不是快死了,你怎么这个腔?”
苏万做作地摸了摸眼泪:“我们鸭梨长大了,今天居然没迟到。天知道为了不给班级记过,我天天贿赂那个检查迟到早退的死胖子...”
苏万是纪律委员,这事儿归他管。
黎簇翻了个白眼:“那你省下的吃的就孝敬我吧,我早起一回也是很不容易的。”
“去你丫的。”
苏万瞅了一眼门口即将走进来的吴邪,小声骂了一句就回到座位。
“请大家把教科书翻到第三十六页......”
窗外天很蓝,阳光也不刺眼,叫不出名字的鸟叫的正欢。
黎簇无聊地趴在桌子上,偶尔瞅一眼专心致志讲题的吴邪。
他今天穿了一件样式很干净的衬衫,头发微微有点长,半框眼镜下的眸子很清亮。
女生的上课动力倒是名不虚传啊。
黎簇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
吴邪抬头望向他。
黎簇做了个鬼脸。
吴邪微微一笑。
下课铃响,吴邪收拾好课本,丢下一句:“黎簇同学来一下我办公室。”便走出了教室。
黎簇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说一个:
日。
这样乖学生的日子也没做几天。
下午苏万慌慌张张地来找黎簇。
“鸭梨不好了,你记不记得高二下学期你用足球踢破了一个女生寝室的玻璃。”
他当然记得,那女生叫张薇薇。对这个女生黎簇很有些好感,只不过后来传闻说她和一个外校的男生交往了他才作罢。
“就是她,她哥哥不知道怎么听说了这件事,要报复你。”
“哦。”黎簇掏了掏耳朵。
跟他有仇的人多了,先排号吧。
“哎呀我不是开玩笑,要不你晚上先去我家避一避吧。”
“没用,他要铁了心想弄我我躲到哪儿都甩不掉了,我也不信他真能把我弄死。”
黎簇倒是不在乎,甚至还抻了个懒腰,补起了眠。
下午放学的时候苏万出于担心,没有坐自家车回去。
黎簇没明说,不过还是挺触动。
苏万其实挺仗义的。
果然苏万说的那些人就蹲在他们家巷子口,一人手里拿把家伙,看着挺吓人。
“你们俩谁叫黎簇?”
“我。”黎簇表现地倒是无比淡然。
“丫就是你欺负我妹妹?”
“嘿嘿嘿嘿误会,都是误会!我们没想到会......”苏万赶紧出来打圆场。
“你他妈闭嘴!”苏万怂了。
“你们想怎么办吧。”黎簇颇有点放弃反抗的意思。
“妈的,跟老子倔,收拾他。”
槽,跟脑子进翔的人废话顶什么用。
黎簇推了一把苏万:“你先走!找救兵!”
“拦住他。”
“我看谁敢!”
黎簇一棍子扫在了那个要去追苏万的人身上。
到底足球队出身,没一会苏万没影了。
“呸。”那头头啐了一口。“你乖乖地给老子磕头道个歉,我放你一马。不然,兄弟们这些家伙不是白拿的。”
黎簇点头。“好啊,我道--”
突然黎簇伸手抱住那人的腰,狠狠向墙上一撞。
“我道你妈个头!”
“妈的不识好歹,弄他!”
黎簇狠起来真跟疯子没两样,连打带撕带咬,一个人能顶三个,还招招见血的那种。
那一开始叫嚣的家伙,一看黎簇不是简单货色,也急了,摸了两下,竟摸出了一把水果刀。
明晃晃的刀刺下去。
“住手!”
那些人一看来了个大人,仓皇而逃。
黎簇坐在墙根底下,捂着小腿。
疼的表情都扭曲的脸上居然还能挤出一丝笑。
吴邪一把扶起黎簇。“走,去医院。”
黎簇外在吴邪颈边,刚洗过的衬衫上味道很好闻。
“老师......”
“怎么了?”
“......能不能......先别告诉......我爸。”
“好,我不告诉。”
黎簇放心了。
吴邪哭笑不得。
这当口还想着让他不要告状,是心大呢,还是怕他爸怕成了这样。
吴邪见过他爸一面,不高,微胖,挺壮实的一个人,看着很老实。
不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苏万却跟他说黎簇爸爸脾气很不好,总打黎簇妈妈和黎簇,他妈妈就是因为这个和他爸爸离婚的。
黎簇还在和护士讲条件。
“缝针疼吗?”
“还行吧,打上麻药就好了。”
“我觉得一针可能不够啊护士姐姐,要不你在给我来一针吧。”
这小子,这会这么怕疼刚才干嘛去了?
吴邪拍拍他的头:“你以为那是什么好东西啊,还想多来一针,我看多出来的一针不如扎你脑子里,一天到晚就会惹事。”
黎簇讪笑:“吴老师...这回得谢谢你...不过你答应了不找我爸的,你可别反悔!”
“这次可以不找,不过顶撞师长不交作业上课睡觉这些事情零零总总加起来也够请家长了。”
黎簇欲哭无泪。
“不过下次数学测试要是及格了我就给你一笔勾销。”
黎簇挥挥手。“那您还是请吧。”
“你小子,这么没自信。”
“我这叫自知之明。”
两个人左一句右一句的闲聊完,黎簇伤口也缝好了。
“不要沾水,生冷辛辣的东西都不要吃,等十天之后来拆线。”
“谢谢护士姐姐。”
吴邪扶着一蹦一蹦的黎簇往回走。
黎簇平时大多呈现在老师同学面前都是一副调皮捣蛋混不在意的样子。
而犯了错又是一副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倔强模样。
这样开心说笑的样子本来最应该出现在这个年纪的少年身上,可黎簇偏偏很少展露出这一面。
黎簇乖乖叫他吴老师的样子,倒是很...可爱。
就像脾气暴的小狗不得不在主人面前显得驯服。
吴邪一愣,顿觉自己的联想太恶趣味了点。
“老师我家到了。”黎簇歪头叫了他一声。
“老师?”
“啊?”吴邪回过神。
“我家到了...那个...老师你要不要进去坐坐。”
“我把你送进去吧。”
黎簇家里实在乱的可以,吴邪扶着黎簇到沙发上坐下,饶是黎簇也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那个...我家平时没人收拾,乱了点。”
吴邪倒也不在意,在黎簇地指引下,找到厨房倒了两杯水,递给黎簇一杯。
“你父亲呢?”吴邪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他回来的晚。”
一提及父亲,黎簇的语气立马冷硬了不少。
吴邪清楚这个心结一天半天解不开,暗叹一口气,把黎簇安顿好后,也没再多留。
清晨,黎簇还在梦乡中与怪物厮杀,咚咚咚的敲门声却将他的好梦搅了个彻底。
黎簇愤怒地起床,单脚蹦到门口。
他倒要看看哪个小兔崽子大早上扰人清梦。
“...吴老师?”
黎簇显然没睡醒,看吴邪的眼神都是茫然又飘忽的。
“你收拾一下,我送你上学。”吴邪神态无比自然地走进屋。
黎簇在内心中悲愤地呐喊:我都这样了你就放我几天假能怎样!
没办法,在吴邪“敢旷课我就和你爸好好谈谈心”的威胁下,黎簇屈服了。
苏万看到浑身冒黑气的黎簇又是一阵惊讶。
上前扯着人问:“我昨天把杨好都叫来了,你去哪儿了!”
黎簇半真半假地跟苏万交代了一下。
苏万同情地看着黎簇:“本来还打算中午请你吃麻辣小龙虾的,唉,看来你跟它是没有缘分了。”
黎簇特别想掐死苏万。
真心的。
十天的时间对黎簇比地狱还煎熬。
只能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听课,哪儿也去不了,啥也吃不了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于是就在黎簇恢复自由身的第二天中午,他一个人翻墙去了学校附近的网吧。
轻车熟路地打开游戏,黎簇忽然发现不知道是谁给他发了一封邮件。
黎簇点开一看。
开头就是亲爱的儿子,黎簇当时就想关掉。
他妈已经六年没来看他了。
一通“对不起儿子妈妈是爱你的妈妈对不起你的”话看完,黎簇冷笑一声。
没有半分犹豫地点了删除。
晚了。
这跟打怪有什么区别。
Boss的杀招都蓄好力马上放出来了,你才想起来补救。
不被轰成渣就怪了。
“哟小三爷这会不在学校?”这声音倒是耳熟,网吧老板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谁乐意一天到晚看着那帮小兔崽子。啧,来根烟。”
这声音就更耳熟了,吴邪没跑了。
等会,吴邪?
他现在跑来不来得及。
“哎,那小子你们班的吧。”
我操这老板!妈的下回说死也不来你这了!
吴邪目光一扫,和黎簇来了个对视。
黎簇拔腿就要跑,吴邪两步过来就揪住了黎簇的衣服领子。
“腿好了是吧?墙爬的挺溜啊。”
黎簇咽了口吐沫。
“我可以解释。”
“这环境多不好啊,回我办公室你再慢慢解释。”吴邪拎起黎簇桌子上的可乐,灌了一口。“我走了啊。”
“得,小三爷慢走不送。”
进行一番深切地,友好地,态度诚恳的交流之后。
黎簇被迫签下口头不平等条约。
“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翘午自习了。”
反正还有其他课可以翘。
吴邪满意了。
黎簇疑惑了一会还是问道:“老师你跟刚才那人认识吗。”
吴邪面上闪过一丝咬牙切齿。
而后平淡地道:“以前的...老师。”
黎簇吓了一跳。那人看起来也不老啊。
深知不能多问,黎簇一溜烟跑了。
临近期中考试,班级里学习气氛还是挺紧张的,就连黎簇还会在吴邪的督促下做几道题。
有时候黎簇犯一些太过离谱的错误时,吴邪也不生气,还给人开小灶讲题。
就这样慢慢黎簇的成绩也能够看了。
偶尔苏万去送作业的时候,会撞见吴邪给黎簇改错题。
黎簇心思明显没放在题上倒是盯着吴邪看,还装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如果有人问苏万黎簇为什么洗心革面了。
他一定会深沉地回答道: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力量。
黎簇最近确实有不小进步,可和家人的关系却丝毫没有缓和。
跟老爸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反正黎簇也习惯了。
这天晚上黎簇回家的时候却发现锁换了,老方法撬开之后,却发现家里的东西都被搬空。
这时候从外边走进来一个女人。
“你谁啊!你怎么进来的!”
“这...这是我家啊。”
“哦,黎中元儿子吧,你爸爸做生意把钱赔光了,拿这房子给我们抵债,这里已经不是你家了。”
黎簇懵了。
打电话给他老爹。
无人接听。
黎簇也不知道自己怀着怎样的心思说了一句:“不好意思,那我走了。”
跌跌撞撞地走到路中央。
突然一阵汽车鸣笛把他拉回了现实世界。
黎簇破口大骂:“我操你他妈有种就来撞老子。”
“黎簇?你怎么...”吴邪急忙下车将人拽到路边。
“哦...老师啊...老师你买车了?北京现代啊,还不--”
“你怎么了?!”吴邪觉得现在的黎簇很不对劲。
“我爸不要我了。”黎簇咧嘴,笑的比哭还难看。”
哗--
吴邪把切好的菜倒进锅里翻炒了几下,冲着客厅的黎簇道:“你等一下先去洗个澡,我一会给你找件衣服换上...”
黎簇还是木木的。没有说好,也没有拒绝。
吴邪叹了口气。
转身去衣柜里翻出一件高中的校服,有点旧了,但很干净。
递给黎簇,黎簇抬头看了他一眼,沉默地走进浴室。
这边吴邪饭做好了,黎簇也出来了。
不得不说黎簇虽然身形瘦削,但个子很高,自己高中的校服穿在他身上要短一截。
吴邪见他头发还滴着水,顺手拿了一条毛巾给他呼噜了一把。
黎簇猛然抱上吴邪的腰。
“我爸不要我了。”
自从黎簇父母离婚,黎簇一直和爸爸生活。
就算表面上感情再不好,就算黎簇爸动辄对黎簇非打即骂。
那好赖是他的亲爸。
这一回,对黎簇打击肯定特别大。
吴邪不希望黎簇心性毁在这件事上。
索性也由了现下这个别扭的姿势。
黎簇窝在吴邪颈窝。
吴邪没有推开他,也没有显得过分惊讶。
这让他好受了一些。
什么时候,对吴邪的依赖超过了对师长的那种。
黎簇算不明白。
本来他打算去苏万那先住着,可吴邪问他要不要去他家住,黎簇没有半分迟疑地就同意了。
也许因为他也想知道,吴邪究竟对他会有多好。
这么个不比他矮反而隐隐有要超过他身高趋势的少年趴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并不舒服。
吴邪犹豫了一下,松了松黎簇箍在他腰上的手臂。
黎簇不放,反而收的更紧。
“......你再不松开菜就要凉了。”
黎簇这才不甘不愿的松手。
吴邪把以前的一个堆放杂物的客房整理出来给黎簇。
吴邪坐在床边问黎簇以后有什么打算。
黎簇摇摇头,又说老师你要是觉得我给你添麻烦了我可以去苏万家住的。
吴邪看了他一眼。“总住同学家也不是个事。我没有什么好麻烦的,高考之前你就住我家,考上大学就可以搬出去住宿舍,考不上...就别怪我把你丢去睡大街。”
黎簇眼睛亮亮地瞅着他。
吴邪拍拍黎簇肩膀。“早点休息。”
“老师晚安!”
“嗯...”吴邪将这两个字在舌尖上滚了一遍,终是说了出来。“晚安。”
黎簇这下子是真的重新做人了,把几个死党纷纷惊吓地以为要世界末日了。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苏万。
日子就这么无波无澜地过着。
吴邪叫住刚要出教室的黎簇。
“今天晚上我和朋友在外边吃饭或许晚点回家。”
黎簇应了一声。
“你别喝太多酒。”
吴邪一愣,继而一笑。
“知道了。”
教室门口等黎簇的苏万: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吴邪晚上是去接一个发小,北京来的。
美其名曰想他了,吴邪一个白眼送给他。
实际上丫就是来蹭吃蹭喝。
这不,搁饭店门口就看到一道十分引人注目的身影。
“小花,好几年不见,还那么风骚。”
解雨臣笑骂他。
两个人也算老相识见面,从儿时的笑话,谈到如今双方的情感问题。
解雨臣现今可是得意,事业有成,未婚妻娇俏可爱。
吴邪表面上还是老光棍一条。
解雨臣问他,他本来想说还是一个人,忽然就想到家里的小孩儿。
到嘴的话就又吞回去了。
“也算有人了吧。”
解雨臣暧昧一笑,没有多问。
酒足饭饱,解雨臣提出要到吴邪家住一宿。
“哎?我以为你订旅店了!”
“我来投奔你的啊,还订什么旅店!”
“可是...可是我家里没地方了啊。”
“我靠吴邪你丫先斩后奏啊,都同居了还想瞒着我们?”
“不是!”吴邪瞪他一眼。“我一个学生,借住我那。”
“没事,大不了你睡沙发。”
没办法,吴邪只好先把解雨臣带回家再做安排。
吴邪本来以为这么晚黎簇都睡了,便尽量动作轻地开门。
没想到黎簇一听到门口的动静,就跑了出来。
解雨臣从吴邪背后走出来,饶有兴味地盯着黎簇看。
黎簇也敌意十足地盯回去。
吴邪尴尬地笑笑,介绍了一下双方:“那什么,这是我发小。这是我学生。”
解雨臣笑笑,黎簇点了点头以表回应。
“那个,小花,你睡我房间吧,浴室在那边。”
“那你呢?”黎簇立马问了一句。
“我睡沙发呗。行了没事都收拾收拾睡觉吧,黎簇你也是,能早点睡早点睡。身体重要。”
解雨臣耸耸肩,洗澡去了。
黎簇站着没动。
“你去我那睡吧,我睡沙发。”
“得了吧,你赶紧回去睡吧。”吴邪要去铺被。
“或者你可以和我睡啊。”黎簇道。
吴邪顿了顿。“行了,那床一个人睡都挤,你赶紧回屋吧。”
黎簇还是不动。
吴邪也没再劝他。
直到解雨臣出来两个人依旧诡异地一个人坐着一个人站着。
“你俩...玩木头人么?”
最后黎簇也没说动吴邪,只好自己先去睡。
第二天吴邪有点事要回学校,弄了点早餐就出门了。留解雨臣和黎簇俩人大眼瞪小眼。
“我说。”解雨臣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豆浆。“你喜欢吴邪吧。”
黎簇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解雨臣摸摸下巴。“你还小,你不知道这条路多难走。”
“他都不给我机会,我怎么知道难走还是好走。”黎簇忿忿咬一口油条。
“我看他倒不像一点也没动摇的样子。”
黎簇抬了抬眼皮。
“要不我给你出个招?”
黎簇想了想,点头。
“喂,吴邪,你们家那孩子跑了。”
“跑了?!跑哪儿去了?”吴邪声调一下子拔高。
“我怎么知道,你要那边的事儿完了,就回来看看,我估计也没什么事那么大个人也不能.......”
嘟嘟嘟--
解雨臣翻了个白眼。
台词儿也不让他说完。
解雨臣掐着表,八分零五十。吴邪这是借了俩膀子飞回来的吧。
“黎簇呢?”
“告诉你跑了跑了的。”
“为什么跑了?”
“我跟他说你喜欢女的啊,这么耗没结果的,说不定哪天你有女朋友了就嫌他累赘了。”解雨臣说的很无辜。
“你...你...”吴邪气的都没脾气了。“你他妈跟他说这些干嘛?”
“你别老把人家当孩子了,十八岁法定成年了,搁古代孩子都能买盐了。那小子对你有意思你也不能吊着人家,我替你咔嚓了不要感谢...”
“哐”吴邪把门一摔。
“我。”妈的两次了!能不能让他把台词说完!
吴邪想黎簇会去哪儿。
他刚从学校回来一路上没看见黎簇,应该没去学校。
吴邪跑到学校附近的几家网吧游戏厅也都没有。
最后他去了原来黎簇的家。
现在是一家麻将馆。
男人女人吆喝打牌的声音从楼门口传出来。
黎簇坐在台阶上喝啤酒。
吴邪顺手捞走了黎簇手里的易拉罐。
“你干嘛,我都成年了。”
“还有一个月。”
黎簇嘁了一声。
吴邪喝了一口手里的酒。
“你都知道了吧。”
“嗯,没想到连解雨臣也向着你。”
黎簇抬头。
“好吧,我得承认,我是有那么点动心。”
黎簇看着吴邪的侧脸。
“不过等你考上本地的大学再说吧。那个时候我或许会真正考虑。”
黎簇站起来:“这是你说的。”
“当然。”
黎簇扑过去抱住吴邪:“没后悔药了。”
苏万最近越发觉得瞎狗眼了。
就比如明明没发生什么。很正常的师生聊天。
可那个眼神交流比谈恋爱还腻歪。
真的是好过分哦,能不能关爱一下单身狗群体了啊!
午休时间的教师办公室几乎没有人。
“啊,这题好难,不会做。”
“你就看了两眼。”
“拱进去看也不会啊,要不这样吧,你亲我一下,我就会了。”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吴邪向您翻了一个白眼,并发出杀招:奥义·五三连击。
“做完这七本练习册,你想怎么亲怎么亲。”
黎簇:HP-10000
“算了......我还是攒着吧......”
反正,时间还长。
吴邪看着黎簇挠头算题的样子,忍不住轻抿唇角。
刚踏进办公室又缩回脚的苏万:......
他到底要不要进去交作业啊?
算了。苏万抱着作业本折回教室。
下次一定要在教室门口...还有办公室门口都立块牌子:
狗是人类的朋友,公共场合禁止虐狗,谢谢合作。









-完




评论 ( 27 )
热度 ( 167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