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早上上学的时候有了一个超级沙雕的脑洞。

-
吴·今天剧本是杨过·小邪,拜入古墓派小龙女门下为徒。
当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师傅是这样的。
一个穿的并不是传闻中一身白而是一身黑连眼睛都绑着黑布条的奇怪男人突然从他眼前倒挂下来吓的小吴邪魂归天外。
这他妈是哪门子小龙女这是小龙瞎吧??
传闻是不可信可他妈连性别也改了也太过分了吧???
说好的清冷遗世而独立呢????
妈妈我要回家。

-
长大了的吴邪按照剧本应该和自己的师傅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个时候解·莫名其妙领了情花谷主剧本·雨臣上线。
过情花谷剧情ing
解大花:给解药可以,但我要娶小龙女......
秀秀:???哥哥三思...

[黑邪] 某天晚上发生的一些小事

ABO

有生子产ru情节雷者慎入


没生过孩子所以瞎写

就是叛逆

某天晚上发生的一些小事

饿的睡不着......唉。
作业写不完又懒得出校门。
意念催眠自己我不饿:)
以后这个号不会怎么用了。
考完高考也一样。
不会注销......吧......这个看心情。也许考完还没爬远偶尔回来写点啥智障傻白甜什么的
取关随意,反正关注过我我就很开心啦么么么。

启邪的话,阿邪在佛爷跟前一定是可盐可甜的小宝贝。

———————

“哎对,关先生表情很好,对对对,佛爷您放松点,别绷着脸啊。”

“哎哟佛爷啊,这是您夫人不是您敌人,笑一笑,哎对。”

张启山没正经拍过照片,瞪着圆溜溜的镜头神态严肃端正好像下一秒就要下达什么事关重大的命令。

吴邪想笑,堪堪忍住,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佛爷肩上。

张启山侧头看着那截细白的手腕,觉得那精巧绝伦的二响环,也不过给这腕子做陪衬。

抬手握着吴邪的手掌,眉眼稍弯。

“哎!对了!就是这个表情!”

吴邪抽出手点点张启山额头。

“看我干嘛,看镜头。”

[簇邪] 心盲

我不该试图挑战老福特底线:)

气的没力气嗦话。

放个外链。改了一哈名字(起名废的痛苦)

泼天狗血,簇邪单箭头,瓶邪两句话。

不要打我靴靴。

他从未有一刻像这样恨他

备份

[all邪] 金主难当

集我所能想到的狗血与烂俗于一体。

巨无逻辑。

没进过娱乐圈,没当过总裁,没有文化。所以瞎编。(理不直气也壮)

私心大到明明和瞎子没关系的场合但我就是要提他。

前文:

-------------------------------------

17.

“沙海?”苏万的思维有点跟不上。

经纪人嘤嘤嘤:“是啊是啊我最近在重刷。我感觉我回忆起了我无畏的青春。哪个少年不向往一场轰轰烈烈的沙漠冒险!”

苏万语气毫无起伏:“你离少年远了点儿吧。”

经纪人听不见:“而且里头那个布局人太苏了。为他变弯都认了。哎你说为啥这么一个神IP不拍电影不拍剧呢?”

苏万慢悠悠地道:“怕毁呗。原著粉...

微博上看到有人说三叔以前访谈提过瞎子蛮喜欢做饭的(还有什么烧烤种奇怪的花花草草裸体擦地等乱七八糟的爱好

哇,师父真好哎,会做饭的男人运气一定不差。

实名羡慕老吴了,他应该吃过瞎子做的饭吧。

[簇邪] 半醒

辣鸡车

簇邪py

从眼睛睁不开磨到完全不困,绝望

再也不开车了

无处不在老张有。

不过也不能算瓶邪吧

ao3走这里

考完了。
心态平和。
稳定且佛。
想点梗。(你还记得你欠了多少篇么(说实话不记得了
黑邪簇邪。
最近就想写这俩。
特别带感的苏邪也可以。
不过最近有写苏邪PWP的念头。
一篇。
在评论里抽。
没人的话打算这几天写一写我脑了三年的一个本该是大长篇现在想压缩压缩写成短篇的一个脑洞。

[all邪] 金主难当

为什么老吴的存在感如此稀薄了(问你自己)

我,为什么,要加一些,如此白痴,的剧情(真的有剧情?)

我,不懂,娱乐圈,啊!(上吊)

真的没存稿了。随缘吧

一在这里

-----------------------------------------

07.
苏万心里飞快地打着算盘。

凭借着从高中时候上课无聊和女同桌一起看得几本言情小说中总结出的经验。

最终得出了一个方案

在假设酒里有料,且他和吴邪距离超过一米的情况下,他能保持清醒然后以一个完美的姿势扑到对方怀里睁着泫然欲泣的熊猫眼可怜巴巴的嘤咛一声然后恳求道:

“欧巴,救我。”

完了吴邪还能忍住不把他一巴掌拍下水道里的可能性基...

1 / 12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