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黑邪] 孽徒

六.

翌日清晨黑瞎子就踹开了吴邪的房门。

鼻尖萦绕着一股似有若无的催情香味道。

他咧了咧嘴。“倒是会享受,走吧。”

吴邪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

又回到闷头赶路的状态。

吴邪怕露馅,一路上更是寡言少语。

黑瞎子有时候还会存心逗他几句。

这种还算轻松的气氛持续到二人进了青华山脚的青华镇。

有关奇珍大会的讨论声着实是比别处多了不少。

“听说了么,这次的奇珍大会,江湖上有名气的门派可都派人来了。”

“何止那些名门正派啊,这回连那天行阁的阁主都来啦,也不知道是看上了什么宝贝。”

“就那毛头小子?”有人不屑的嗤了一声。

吴邪却是听的脊背发凉。

他乔装打扮偷偷潜入青华山的事情除了天行阁元老无人知晓。

那么这个所谓的阁主……究竟是谁?

黑瞎子玩着茶杯。

嘴角勾着意味不明的笑。

吴邪紧锁着眉头心事重重,黑瞎子就算看不见也察觉到些许不对。

“怎么,你和这天行阁阁主有交情?”

“没,没有,我只是此前从未听说过此人。”吴邪连忙摇头。

黑瞎子点点头。“无事就走罢,这里没什么情报可听的了。”

吴邪应声。

心下却在想着另一件事。

黑瞎子,他来青华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外人眼里再稀奇的珍宝,在黑瞎子这也不过是个玩物。

拉帮结派?倒是也没这个必要。

黑瞎子向来独来独往,孑然一身连个贴己人都无。

吴邪看着黑瞎子一派轻松的上石阶。

突然觉得,这个人的脊背看起来,也不想他一直认为的那样宽厚。

青华山风景很好。

山清水秀形容这里再合适不过。

吴邪拨开茂密的树叶,眼前豁然开朗。
仿佛走进世外桃源一般。

吴邪腹诽,陈皮阿四那样血腥沾满双手
的人竟找了这么个好地方度晚年。

怕是这里的土地公也是有苦说不出。

“齐大侠,这边请。”

黑瞎子冲着前来迎客的陈家家丁略略点头。

“这位是……”吴邪一套准备好的说辞和证明自己“身份”的信函还没亮出来。

“伺候我的,和我安排到一处去便可。”

吴邪差点被口水呛着。

他成年之后倒是再也没有和黑瞎子一个屋住过。

小时候总做噩梦,缠着黑瞎子让他哄自己睡觉。

黑瞎子是什么人,你叫他杀人可以,哄人却是这辈子没做过的。

却也硬着头皮为了他学了几首童谣。

房间着实不算大,但是好在干净。

黑瞎子倒了杯茶,悠哉悠哉地喝起来。

吴邪沉默地收拾着包袱,顺便把床铺整理了一下。

这样一来很多事就不太方便了。

踩点只能趁着黑瞎子出去的时候,不然容易引他生疑。

想是特意与吴邪拧着来似的。

一下午黑瞎子都呆在房里。

而吴邪出去逛了几圈,都是在奇珍会外围转,也没什么收获。

晚上的时候,吴邪很识趣的铺好了地铺。

黑瞎子坐在桌边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屋子里很静。

静到吴邪稍稍屏住鼻息,就能听到黑
瞎子的呼吸声。

单这浅浅的呼吸声,比他给他唱的任何童谣都要催眠。

这一夜,吴邪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梦里黑瞎子还是笑着的。

只是带了些难得一见的温柔神色。

这般休整了几日,奇珍会的大幕才算正式拉了开。

第一天展出的不过是些寻常玩意。

当然这寻常只是在吴邪和黑瞎子眼中。
毕竟那些可称之为天材地宝的药材和精妙的功法,放眼整个江湖,也是难得一见的。

吴邪觉得无趣,就跟着黑瞎子打算偷溜回屋。

一声千回百转的“师父。”将二人同时叫住。

吴邪惊愕的表情一闪即逝。

他不会听错的。

那是他的声音。

他原本的声音。

一身着湖蓝色衣衫的男子笑意盈盈地走来。

那人的五官和真正的吴邪,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黑瞎子冷笑了一声。

“受不起,阁主。”

那人眉目间一丝黯然流露的恰到好处。

“是徒儿不肖。”

“你愿意回天行阁,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不愿再认你这个徒弟,这是我的事。阁主没别的事,请回吧。”

那人愣在原地。

吴邪垂着头。

身上冷的一如那年浇着平阳山大雨的自己。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7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