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黑邪] 孽徒

四.


奇珍大会召开在即,吴邪早早便收拾好行装动身前往陈家。

摸摸现下这张陌生的脸,吴邪心中已有了计较。

早些到达才能有部署的时间,况且他也不敢担保易容不会出问题。

毕竟他此次的目标是陈家家主,心思毒辣武功难测,硬碰硬绝对没有优势,便只能智取了。

一路上吴邪风餐露宿,化名关根以便顺道打听些关于奇珍大会的消息。

这天日暮时分,吴邪总算找到了一家小酒馆落脚。

要了两壶酒和几碟小菜,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着,侧耳听起旁桌人的高谈阔论。

“啧啧,这回陈家可是下了血本了,那珍宝,草药,秘籍多的你们几辈子加起来也没见过。”

“咳,你这算什么,我听说啊,这奇珍会上,除了这些,可还有一样大宝贝。”

吴邪挑挑眉。

一个青年男子先沉不住气:“别卖关子了,你倒是说说这宝贝是什么啊?”

“天机不可泄漏。”

“嘁,我看你是不知道吧!”

“宝贝说出来就不叫宝贝了。”

吴邪仰头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咂了咂嘴,心下总觉得没有黑瞎子年年酿的好。

提了剑,吴邪悄无声息地离开酒馆。

谁都没发现这个人究竟是何时来的,又是何时离去。

天色已经暗了,吴邪挑了一条罕有人迹的山路走。

这要比走官道近上许多。

吴邪抱着剑匆匆而行,不多时月已跃上枝梢。

忽地几道黑色人影从林中一闪而过。

吴邪微微一皱眉。

面前这几个挡路的家伙不过是山贼罢了,他一剑一个不在话下。

可吴邪却敏锐地察觉到,另有一道视线落在他身上。

不知是敌是友。

吴邪眉头微微一皱。挤出一个讨好的笑。

“诸位大哥,不知这是......”

“少废话!”为首的一个大胡子骂骂咧咧地道:“把你身上的值钱玩意都交出来!”

吴邪赶忙掏出了身上仅有的几两银子––反正再走不远就到了天行阁一处分舵,这些钱就当消个麻烦了。

那大胡子掂量了一下钱袋,似乎不甚满意。

吴邪摆摆手:“小的身上就带了这些钱,别的是真没了。”

大胡子不理会他,扬了扬下巴:“你怀里抱着的是何物?”

吴邪面色一变。“这是师门之物,还望大哥手下留情,给小的留个念想。”

那帮人要是听的通道理哪里还会来做这种占山抢劫的事?

吴邪暗叹。手腕一翻,剑已出鞘。

而就在此时,那帮刚刚还气势汹汹摆出一副要欺男霸女架势来的贼人,通通被掀翻在地。

吴邪沉默着。

他真的只是拔了个剑。

身侧一棵高大的树上落下来个人影。

“虚张声势。”那人不屑地笑笑。

吴邪愣在原地。

也不知道是惊讶于方才的目光竟然是来自这个人,还是惊讶于他什么时候变得爱多管闲事了起来。

男子懒懒靠着树,腰侧佩剑连鞘都未曾出过。

借着月光勉强能看清那张堪称俊逸的脸,和蒙了黑布的眼睛。

吴邪垂着头,即便知道自己易了容,变了声,而他又看不见了,无论如何应是认不出自己的。

但是心里又有一些隐秘的希冀。

许是察觉吴邪气息不稳,黑瞎子寻思这估计是个初出茅庐的小愣头青,怕是被唬住了。

他向来是有些怕麻烦的,忍不住啧了一声。

“小兄弟,你这是要往哪儿去啊?”

“我...我去青华山...”

黑瞎子玩味一笑。陈家这次幌子打的够大,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实力的家伙都想去凑个趣儿。

“恩人也是要去那吗?”

黑瞎子挑挑眉。

“我...你帮了我,我也没什么好回报你的...钱也都被他们拿走了...”吴邪支支吾吾了一通。

“你叫什么名字?”

“啊?”吴邪被问的一愣。“关根...我叫关根。”

黑瞎子噗嗤一声就乐了:“这名儿谁给你起的?这是要出家?”

没有谁,自己起的,斩了情根,无牵无挂......像你一样,多好。

或许不对,吴邪都快忘了,黑瞎子又收了个小徒弟呢。

黑瞎子觉得这小玩意挺有意思的。虽然他也许是服了什么隐藏内力的药物让他摸不清底细,不过凭他的经验,能看出绝对不算弱便是了。

这副样子倒有几分像很早些时候吴邪那小东西明明不服得要命在他面前还得装孙子的模样。

忍不住就默许了这个拖油瓶跟着自己。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