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黑邪] 相见何如不见时 (2)

肝作业肝到疯魔。

没存稿了哭唧唧。

下周不放假连上两周:)

更新又变得遥遥无期。

洒狗血洒的老夫少女心萌动。

感觉写的好矫情(捂脸

啊对了,后边可能带一点黎苏,旁友们自带避雷针。

-------------------------------------------------------

19.

吴邪早上上班的时候也是没精打采的,被同事好一阵取笑。

午休的时候解雨臣打电话问他晚上吃饭来不来。

吴邪条件反射问了一句都有谁。

“胖子啊,秀秀啊,还有黑面神。”

吴邪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想啥,放心,我就算乐于给你找不痛快也不能没节操到这个地步。你不知道昨天那黑瞎子看我的眼神跟看解剖台上死青蛙一样......”

吴邪暗暗偷笑。


20.

解雨臣叫的这几个人,都算得上是多年损友了。

他和黑瞎子的事也就这几个人知道的门儿清。


21.

至于何为损友?

就是在当初吴邪发表了一句“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的矫情朋友圈后。

一群秒赞的。

还有起哄的。

“一个月,肯定复合”这是解雨臣

“一个月太短了吧,我相信吴邪哥哥,怎么也得三个月”这是霍秀秀。

“半年,这是胖爷我能给予天真最后的信任。”这是死肥猪。

“五百块,三年。”这是张起灵。

吴邪快要气炸了。

这群都是什么人啊。


22.

吴邪绝对不想承认居然真的被闷油瓶说中了一部分。

三年后他又见到他。

不过,他绝对不会重走老路了。

哪怕为了那五百块钱。


23.

“天真,这里!”

吴邪为了遮一下苍白的面色戴了副墨镜。

“Hello,everyone.”吴邪一屁股坐在解雨臣旁边。

“别他娘的放洋屁,点单。”胖子喳喳呼呼地把菜单往吴邪面前一推。

“你们看着来吧。”吴邪也是服了这群家伙,他这边上着火,解雨臣非要吃火锅。

“哎呀哎呀,少年我观你面色阴郁,似有……”解雨臣伸手摘下吴邪墨镜,一副江湖神骗的做派。

“似有桃花开。”张起灵轻飘飘补一句。

吴邪翻个白眼。

解雨臣讶异道:“你怎么知道?”

张起灵没吱声。

“昨天我看到瞎子哥哥找过张小哥啦。”秀秀吸着饮料揭穿道。

胖子等人“哟”了一声,吴邪沉默地喝水。

“唉吴邪你要什么蘸料,辣的行么?”

“随便……”


24.

一顿饭吃的热火朝天。

总归是朋友,清楚什么玩笑该开什么玩笑不该开。

喝多了冰啤酒隐隐有些胃痛。

吴邪跑到洗手间洗了把脸。

一别两宽,似乎也没生出欢喜。


25.

“哇啊啊啊啊——”

公路上一辆奥迪飙的跟过山车似的。

副驾驶上的小青年脸色煞白捂着嘴。

“齐……齐齐齐哥……我我我我到了……放放放放我下车吧……”

驾驶座上一副二流子模样的墨镜男挑了挑眉。

“送佛送到西,我给你拐进去吧。”

“不用了!”青年把住方向盘。

“真的不用?”

“不用,不用。”

“那好吧。”

青年松了一口气。

“哥……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啊。”青年颤抖地解开安全带,斗胆问了一句。

“不好吗?”黑瞎子阴恻恻一笑。

“好好好!特别好!不早了齐哥我先走了明天见!”

黑瞎子摇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啊。


26.

吴邪这会正扶着路灯柱子醒酒。

解雨臣本来好心要载他回去,可奈何两家完全住在相反的方向,而且他还要送秀秀。

张起灵驾照还没下来,再说他家离这儿也不远。

胖子喝的更多,基本上是头死猪了。

所以吴邪干脆自己打车回去。

走了没多远酒劲上头就有那么点晕。

刚想站着歇一会就感觉到身边一阵风。

这哪个家伙开这么快,跟赶着投胎没区别。

然后车门开了,下来一个模样......天色太晚没看清,但是身材标致的小青年。

吴邪蹲下身子,胃里一片翻江倒海。

“苏万,你钱包掉了!”

“呕––”

一个回头,一个抬头。

此刻的场景多么适合配一首基番的BGM。

而吴邪的内心奏响的却是慷慨激昂的命运交响曲。

这都是命啊。


27.

“你可真行,胃不好还往死里折腾。”

黑瞎子扔给吴邪一盒药一瓶水。

“谢了。”

吴邪吃了药,觉得胃里好受不少。

黑瞎子还在盯着他瞅。

吴邪尴尬地摸摸鼻梁。

“诶,我眼镜......”

“小三爷是在找这个?”黑瞎子从大衣兜里掏出一幅墨镜。

“你刚才吐的时候掉路边了。”

“啊,嗯,谢谢。”吴邪捞过墨镜就架在鼻梁上。

黑瞎子乐了。“你戴这个能看清道儿么?”

“我嫌刺眼。”

“是是是,这晚上十点半的月亮是挺晃眼睛的。”黑瞎子倚着路灯,乐的前仰后合。

“我嫌你装的逼刺眼。”吴邪又喝了口水。

黑瞎子耸耸肩。


28.

“你戴这个不好看,跟盲人艺术家似的。”

黑瞎子打开车门,补了一句。

吴邪没跟他顶嘴,只是笑了笑。

他突然不合时宜的想到应该是很久以前。

他们还在念大学的时候。

吴邪对黑瞎子总是戴墨镜的装逼行为十分不解。

有一次他抢来戴,黑瞎子就笑。

“你戴这个不好,把眼睛都遮住了。”

“其实你眼睛特别好看。”

吴邪当时就被撩的不知身在何处。


29.

黑瞎子眼睛也很好看。

真的。

瞳色比一般人略发灰,显得很深邃。

只是黑瞎子很少摘墨镜。

可惜了那么好看一双眼睛。


30.

“你平时开车都跟玩跑跑卡丁车一样么?”

吴邪面部抽搐地瞥了一眼这个根本视交通规则为无物的家伙。

“抱歉啊,平时走这条路没摄像头也没交警,习惯了。”

吴邪腹诽,把驾照给这样的人真是给肇事几率蹭蹭蹭涨了好几个百分点。


31.
广播里放着催眠的英文歌。

吴邪靠着椅背,睡意渐渐涌上来。

然而他却没睡死。

也就不小心偷听到黑瞎子在打电话。

“......行吧,我明天早上去接你。嘿,小兔崽子,三天不打你上房揭瓦......好了我这边还有事......”

啧,现在的嫩草都那么上赶子被老牛啃么。


32.

“到家门口了,不进去坐坐?”吴邪礼节性地客气了一下。

黑瞎子这次按套路出牌了。

“不了,我先上楼了。”然后把从车上拿下来的胃药塞给吴邪。

然后凑近几步,借着楼道里新换的灯发出的光,吴邪甚至能看见他镜片后的眼睛。

黑瞎子一笑。“早点休息。”

吴邪目送黑瞎子上楼,转身拿着钥匙半天没捅进锁孔。


33.

“你的眼睛里有漫天星河。”

吴邪刷着朋友圈,翻到办公室小姑娘矫情兮兮的感慨。

吴邪咧了咧嘴。

如果说有的人眼里是星河。

那估计黑瞎子眼里是龙卷风。

陷入便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3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