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邪苏] 和师兄独处的情况

没错就是师兄弟组。

吴邪x苏万(躺

有借微博上那个讲一个女生老撞邪后来大师说她男投女胎上一世的情人跟在她身边看谁跟她好就给谁捣乱那个。

我找不到原出处了qwq


不如摸鱼,干嘛都不如摸鱼OTZ


搞不好有后续XD
------------------------------------------------------------- 
“师父我过来了。”

苏万轻手轻脚的推开四合院大门,探出半个头。

院子里诡异地寂静。

“师父...?”

苏万突然觉得后脖子一凉。

“哇啊啊啊啊啊啊!”

“鬼叫什么,你师父不在。”面色阴郁的男子不耐烦地道。

“师...师兄...”苏万讪讪一笑。

他不太敢惹吴邪,这人看起来总是神神叨叨的。

“随便坐。”吴邪盘腿窝在沙发上。面色不太好。

苏万也说不出哪里不对,就是白得有点吓人。

“师兄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废话,你刚一叫唤整个北京城都能听见,我他娘的还在睡觉呢。”

苏万吐吐舌头。

他还是不要惹吴邪的好。

这个师兄可不见得比他那个师父正常多少。

吴邪此时心情很复杂。

这家伙,什么时候过来不好,偏偏这几天跑过来。

黑瞎子不在,他一个人本来就心不余力不足的。

偏生这个小子还是个招阴的体质。

啧,麻烦。

吴邪眉头狠狠一皱。

苏万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跟个小媳妇儿似的。

吴邪瞅了他几眼,乐了。

啥时候黑瞎子挑徒弟的时候把怂也当作条件了。

苏万矜持地抿了一口水,就怕再出什么声儿惊扰到这位主儿。

吴邪突然睁眼,来来回回扫了苏万一遍。

“你等会别走了。晚上住这吧。”

哎?

苏万懵了一下。

吴邪又补充了一句:“住我那屋。”

哎?!

完了。

节操不保。

难道十几年来的处男身就这么......

吴邪一个枣子打爆他的头。

“寻思什么?弄饭去啊?”

“哦...哦!”

苏万不知道吴邪啥意思,但是直觉告诉他应该不是垂涎他的男色。

于是苏万只好走进厨房。

实际上,苏万也不是个擅长做饭的。不过下点面条还是会的。

不得不说黑瞎子家的厨房还真是干净的可以。

估计一年到头除了烧开水应该用不上几回。

吴邪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照理说这个年纪的男生应该都是血气方刚的。

可苏万是个例外。

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体质偏阴。

这样的体质很容易招些冤魂厉鬼。

“师兄?师兄?那个...面...面好了。”

苏万看着神色凝重的吴邪莫名有点紧张,一紧张就磕巴,一磕巴吴邪就笑了。

“你怎么这么逗啊哈哈哈哈...”

其实这人笑起来挺好看的。

苏万想。

吴邪挑了一筷子面尝一口,面色和善了许多。

这小子,还真有一手。

苏万闷声不吭地扒着面,刚要抬手夹酱黄瓜,手一抖,掉了。

苏万不服气,继续夹,那筷子跟他有仇似的,一个没夹住,又掉了。

苏万气急了,一筷子下去。

黄瓜飞了。

飞吴邪手上了。

吴邪抬头看了苏万一眼,眸光骤冷。

苏万立马低头闷声吃面。

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说来你可能不信都是筷子的错!

吴邪甩掉那块黄瓜。

刚才一闪而过的影子...

是错觉吗?

总之一个下午还算相安无事,吴邪也并没有因为那条酱黄瓜对他打击报复。

晚上苏万抱着被子纠结了很久。

到底要不要去吴邪的房间睡。

苏万脑子里已经构想了无数种可能,包括吴邪其实是个妖精以吸食青年男子阳气为生这种聊斋剧情。

苏万最终一咬牙一跺脚,上前敲了敲房门。

没动静。

苏万发现门没锁,便小心翼翼地推开。

做好了目睹高能的准备却发现--

妈的根本没人嘛。

床铺得很整齐,丝毫没有睡过人的痕迹。

苏万疑惑了一会,这么晚了吴邪去干嘛,随即一想吴老板肯定是去干大事儿了。自己便索性大咧咧扑上去。
反正吴邪不在,总之先睡一觉好了。

苏万半梦半醒间起床上厕所,半路却发现不对劲。

从卫生间到卧室的路有这么长么?

苏万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走到了四合院外一条小巷里。

卧槽自个啥时候还添了梦游的毛病?

巷子里很静,死一般的静。

这会还算得上凉爽,苏万额头上却开始冒汗。

他动不了了。

耳边沙沙的声音,夹杂着抽气声。

妈妈我想回家。

苏万脑子已经停止了思考。

也不想去理会半空中飘着的白衣人影是谁。

我什么都看不见这是做梦这一定是做梦。

苏万很小声的碎碎念。

那人影似乎想要靠近苏万,却不知被什么东西阻隔开来。

一时间白衣人影周围散发着无比哀怨的气场。

大哥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他妈也不是给你戴了绿帽子!搞得自己好像一个负心汉啊。

是的,苏万通过观察对方有无明显性特征,初步判断了--

这是头男鬼。

苏万发觉自己好像能动了,便狗不停蹄地往四合院跑。

但是他两条腿跑的能快过天上飘着的么?

明显不能啊。

苏万快哭了。

“师兄救我!”

“去!”

苏万看着白衣人影像撞上铜墙铁壁似的倒飞出去。

默哀了一把,同时心有余悸地擦擦汗。

外挂来的太及时。

吴邪打量了那男鬼一会。

男鬼瞪着铜铃似的大眼睛瞅回去,还贼心不死地要往苏万身边凑。

苏万就默默地往吴邪那里挪了挪。

吴邪和白衣鬼还在大眼瞪小眼。

估计两人进行完浅层交流了,吴邪才回头看看恨不得缩成一团来降低存在感的苏万。

“没什么大事,我说你怎么身上阴气要比一般人重......”

苏万一脸茫然。

“简单来说,你上辈子是个女的,跟着位是一对儿。”吴邪嘴角一努。苏万一个恶寒。“本来相约这世还做伴侣。不过你投了男胎。而这人执念太深成了厉鬼,这才缠上你。”

吴邪顿了顿。

“此鬼怨念过深,不能离开这里。房间里又有我设下的阵,才想法子将你吸引出来。”

“那...他咋办?”

吴邪耸耸肩。“重新投胎的可能不大,我本事不到家,你师父或许有办法。总之我告诉他了,你俩这辈子估计是够呛了,说不定他自己想开了,直接走上投胎转世的康庄大道了呢。”

苏万这才长出一口气。

“对了,他还说...他很讨厌酱黄瓜的味道。”

吴邪打着哈欠往回走。

苏万回头冲远去的十分不甘心的鬼影挥挥手,然后追上了吴邪。

他还有很多东西想问。

比如师兄你怎么会了解这么多?你到底是干嘛的?

最后苏万看着吴邪抬脚就要迈进房间,终于支支吾吾地问出来一句:“那...那我晚上还跟你睡么?”





-完


评论 ( 16 )
热度 ( 78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