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瓶邪] 回家 (新年贺文 一些段子拼起来的

“喂,妈,知道了,票买好了,我们这就回去。”

吴邪挂了电话,胖子提着行李,小哥从屋里走出来。

吴邪也真服了张起灵,这天就穿一层单层夹克,就那还是吴邪的衣服,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比这更厚的了。

翻出一件羽绒服吴邪就往张起灵身上一套。“给我穿着。”


胖子一路上说天真偏心,有了对象忘了他。吴邪听烦了,
“你那一身肉别说过冬了,过油锅一趟出来就是减肥。”

 

走到包厢,吴邪在下铺,张起灵已经在上铺躺好了,胖子拿了两碗方便面。

吴邪觉得这场景怎么那么眼熟呢。

去云顶天宫那时候,自个一进火车包厢,看到的就是大嗓门的胖子,和从上铺投来目光的张起灵。
“老闷,睡了吗?”吴邪踩着下铺的床沿,去捏张起灵的鼻子。
张起灵掀了眼皮,瞅了他一眼。
吴邪讪讪缩回手。回到下铺躺着去了。
半梦半醒间似乎回忆起许多往事。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包厢里一个人都没有了。
自己身上多了件羽绒服。



下了火车又上汽车。吴邪蔫头巴脑地缩在后座,有点晕车。
偶像剧里的情节真他妈是扯淡,吴邪本来想靠着张起灵眯会,无奈他那肩膀太硌人了。
光吃不长肉的人存在这世上的目的是什么。



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让吴邪舒服了些。
家乡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亲切啊,吴邪不由得感慨起来。
家乡的石头房子,家乡的光秃秃的树,家乡的老爸老妈的殷切问候。
吴邪走到家门口,已经做好了迎接老妈拥抱的准备。
而等待他的是毫不留情的一锅铲。
“兔崽子还知道回来。”



话是这么说,不过吴邪瞥见厨房里的菜。都是他爱吃的。
吴邪想起去年他妈给他打电话,说去年过年他爸做了一桌子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他也没回家。
世界上不会有无缘无故始终站在你身边不求回报对你好的人,吴邪早就知道。
除了爸妈。



吴二白也回来了。
吴邪从小对他就有从心理到生理上的恐惧情绪。
板起脸来教训人的模样对小不点大的吴邪来说简直比洪水猛兽还可怕。
小时候他淘气把三叔的烟灰缸砸碎了,三叔要把他吊院里的树上揍。
二叔发话说他要是敢揍吴邪,他就把吴三省吊在村口的树上揍。
二叔对他很严,但是也好的没话说。
“二叔,我回来了。”
“回来了好,帮你妈干活去。”
“哎!”



胖子跟村口一坐抓把瓜子儿,把他那些个光辉事迹一讲,迅速和全村男女老少打成一片。
张起灵搁一边忧郁望天。
吴邪面对邻居大妈大婶的追问,硬着头皮解释:“我有对象了,人挺好的,您老别操心了,暂时不打算结婚,哎您说啥......那位也有对象了。”
吴邪一指张起灵。



午饭很丰盛。
“小张啊,爱吃什么,尝尝这个怎么样。”吴妈笑得那叫一个热情。
“妈,他有手。”
“没礼貌。”说着用筷子打了一下他夹向排骨的手,挑了一块肉最多的放到张起灵碗里。“来,这排骨可香了。”
吴邪看着张起灵点头微笑道谢,吴妈笑的一脸灿烂说着别客气别客气就当这是自己家。
白眼要翻到天上去了。


吃完了饭,吴邪被一抹布抽去洗碗。
吴妈端了一大盘水果。
“来来来,都吃吧,别客气。”
最后给他剩下的只有一个烂了一块的苹果和几个葡萄粒。
这家没法待了。


吴邪好笑地看着胖子逗的他妈笑得开怀,不得不说妇女之友的称号给他没错。
“胖爷我这是打好提前量,五十岁以上八十岁以下都可能是胖爷未来的丈母娘。”
“滚吧你!”吴邪给他一脚。“我妈就我一个儿子!。”
“不是胖爷的,也是小哥的,我帮着哄哄,那总是没错。”
吴邪这回不跟他废话,直接一个旋风踢。


吴家也算是个大家族了,一堆亲戚吴邪自个都认不出来。
年夜饭浩浩荡荡摆了几桌。
吴邪他们几个还不算辈份高的,坐在了一块。
吵吵闹闹倒也热闹。胖子爱热闹,眼神直勾勾盯着帮忙上菜的姑娘瞅。
这帮人来的快吃的也快,吃喝到最后就剩他们仨了。
胖子喝了不少,叙叙叨叨地说这说那。
突然他顿了:“潘子的坟迁过来了吗。”
吴邪点点头。其实说是坟,不过是个衣冠冢。
“好啊好啊,这里算他的根了吧。”
胖子生性大大咧咧,却只有提到两个人的名字会红了眼眶。
窈窕开朗的瑶家女,铁血忠胆的汉子。
“敬他。”吴邪端起酒杯,洒向大地。


吴邪往外走时,脚下都发飘,半倚在张起灵身上。
胖子没走,他说一会帮姑娘收拾收拾,顺便要个微信号。
吴邪知道,他是怕丢脸。
吴邪三步一晃,五步一歪,嘴里还哼着曲:“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十九......”
吴邪唱不下去了,窝在张起灵颈窝,哽咽了一会。
突然冲着远处一个山坡,“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来世投个好胎,生在和平年代,娶个漂亮媳妇,生个大胖小子。


天已经黑了。
吴邪跟张起灵并肩走着,外面没什么人了,都回家打麻将看春晚去了。
“小哥,会不习惯么?我们家人多。”
“挺好的。”
吴邪突然打了个喷嚏。
张起灵伸手摸了下他衣服,微皱眉道:“你穿的少。”
酒喝热了,吴邪就把外套落下了。
这回还真有点冷。
说着脚下加快了步伐,扯着吴邪冲着不远处亮着灯的房子走去。
吴邪嘴里嘟囔了一句:“你穿的比我还少呢。”


开了手机微信群里简直要闹翻天了。
“老大!发红包!”
吴邪寻思发就发吧,就把那点账户上的余额都发了。
然后吴邪点开一条语音,传来黎簇凄厉的声音:
老大你也太抠了!敢不敢发个一百块的!”


春晚实在无聊,胖子闲不住出去溜达,张起灵坐在一旁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好像在看又好像在放空。
手机振动,吴邪顺手接了。
“徒儿,新年快乐啊。”那边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喊着:“吴老大新年快乐!求发红包!鸭梨都控诉你了!哎师父你别戳我......"
吴邪笑了,“新年快乐。”


零点钟声已过,吴邪收到一条彩信。
一张图片,灰蒙蒙的天空,下面是万家灯火。
“新年快乐。”
吴邪突然回身对张起灵道:“小哥,我们也放烟花去吧。”
乡下管的不严,放一点图个热闹也没大关系。
吴邪拿了一盒窜天猴。
五颜六色的烟花在夜空中盛开,特别漂亮。
吴邪照了几张相,发过去,气气解雨臣。
扭头一看张起灵看着天空,眼睛亮的出奇。
吴邪弯弯唇角。“小哥,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二零一六,这是我们的,第十一年。



-完

---------------------------------------------------------------

祝大家猴年快乐ww



评论 ( 4 )
热度 ( 35 )
  1. 王家店的粘豆轻舟不渡忘川 转载了此文字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