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黑邪] 摸个鱼 (特别草率 有点想报社的意思

苏万提着大包小包在四合院大门口冻得跺脚。

“哐哐”砸了几下门没回应,苏万刚要翻墙。

大门口冒出一个脑袋。

“哟,那小子,来看你师父的?进来吧。”说罢,打开大门,哈欠连天的走进屋里。

苏万此时此刻内心是懵逼的。

自打长白山回来以后就莫名其妙失踪,黎簇掘地三尺都没找到的人,为啥会出现在黑瞎子的院儿里。

苏万将一堆保健品往地下一放。

嘿,古有金屋藏娇,这出叫什么?破屋藏蛇精?

苏万摸了摸下巴,是不是应该再买点治脑袋的东西?

抬头一看黑瞎子穿了件单衣盘腿坐在沙发上啃梨。算了,病那么多年了,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治好的不是。

“师父我来溜达溜达。”苏万仰面栽倒在沙发上,也拿了个梨,嚼吧嚼吧,问:“吴老板怎么在你这?”

“伺候我的呗。”黑瞎子戴个墨镜笑的一脸不着调。

吴邪从里屋走出来,近几年才长出来的头发东一绺西一绺地支棱着,看了一眼苏万,又看了一眼黑瞎子:“中午吃什么,我去做。”

苏万俩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这个洗心革面转成贤妻良母的还是黎簇口中那个疯子吴老板么?

苏万脑子里蹦出一副吴邪穿着黑斗篷往一锅不明液体里加料的场景。

黑瞎子忙着啃梨没吱声,大概也就是随便他的意思。

吴邪又看苏万,苏万受宠若惊地摆摆手:“不用了老大随便弄点吃的就成。”

吴邪捞过黑瞎子嘴里的梨,咬了一口,“啧”了一声,又塞回黑瞎子手里:“这个不甜,没上次小花送来那个甜。”

黑瞎子大剌剌一坐:“是么,我觉得还行。”

苏万面不改色地看风景。笑话,老大们的隐私也是能随便看的么。

厨房里吴邪正忙东忙西,客厅里黑瞎子偶尔跟苏万说两句话。

诡异的一家三口场面。

说实在苏万很久没面对过这种架势,老爸一般很少着家,老妈成天打麻将,麻将比儿子都亲。

“师父,你这算和吴老板搞对象么?”苏万一脸正直严肃地问。

“你怎么理解的?”黑瞎子跟他打太极。

“我怎么觉得吴老板是在倒追你呢?”苏万冒着被锅砸的风险还是问了出来。

“你很有想法,去跟你吴老板学做菜吧。”黑瞎子抬手将梨核往垃圾桶一扔。

梨核完美地......落在了垃圾桶边上。

苏万撇撇嘴:这个逼装的我给0.5分。

黑瞎子甩甩手:“人老了就不中用了。”

“没事。”苏万安慰他“我给你买了一堆(补肾的)保健品。”

令苏万十分之意外的是,吴邪做的菜,味道还不错,比青椒炒饭强。

就是口味淡了点。

苏万对那盘西湖醋鱼印象不错,吃饭的时候多夹了几筷子。

然后......忍不住的又多夹了几筷子。

再然后......就剩下鱼刺了。

谁叫旁边俩货为了一块肉打到了现在。

这俩年龄加一起也有一百好几十岁了吧,苏万真心对自个师父师兄的智商表示堪忧。

酒足饭饱苏万决定晚上死皮赖脸也要蹭一晚。

反正吴邪黑瞎子睡一个屋剩下的空着也是浪费。

晚上苏万起来放水路过客厅,忽然听到吴邪的声音,好奇心钻了个头就疯狂地往上涌,苏万趴门边上往里瞅,就看见吴邪表情严肃地伸出两个手指头在黑瞎子面前笔画:

“这是几。”

苏万差点没倒过去。

“你。”

“你大爷的骂谁呢!”

黑瞎子“嘎嘎”地乐,苏万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也出毛病了才巴巴跑来听他俩的墙脚。

“......你别蒙我,下午是不是看不见了。”

“当初打我一个移动靶都一瞄一准儿,垃圾桶就在那儿也没跑你会投不进去?”

黑瞎子这会没跟他扯别的,压了压他头发,语气轻快地道:“不早晚有这天么?”

他没想瞒吴邪也瞒不了他。

他没多久时间了,是真的没多久了。

他们之间没什么承诺,俩大老爷们就那么过。

也是存了份儿私心,到死那天还有个人惦记着。

吴邪没说话。

隔以前他把地球翻过来也要找到个法让黑瞎子活下去。

现在他累了,改变不了什么了。

黑瞎子想要的,他都给,他不想让他管,他就不管了。

吴邪把他手扒拉开,凑上去寻着黑瞎子嘴唇亲下去。

门外苏万迷迷糊糊地又飘回了自己房间。

黑瞎子跟他也说过,他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他说的是真的。

黑瞎子活了很久很久,但是直到现在他才遇到吴邪。

苏万觉得老天很不公平。

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苏万没怎么睡好。

吴邪在沙发上坐着,似乎坐了一晚上,面前的烟灰缸里全是烟头。

“昨天晚上你听见了吧。”吴邪问了一句,声音里透着疲惫。

“老大......也许有办法呢?”

吴邪支着下巴:“他不愿意我有什么招儿?他想要的结局,我们都给不了。”

苏万失落地低着头,模样像只小狗,吴邪起身揉了揉他的头:“你是个很好的徒弟,比我强多了,沙海里我还要谢谢你,没有你,可能事情的发展就不一样了。我很抱歉把你们拖入这场局里......现在,算不算给我的一点报应。”

“好了,开心点吧,早饭是青椒炒饭,你师父下厨,给点面子吧。”吴邪笑笑,收拾了茶几上一片狼藉。

黑瞎子端着两盘炒饭走出来“哟,大早上的,站着干嘛?过来吃饭。”

苏万咧了咧嘴。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天,原来冷冷清清的四合院也多了些生气。

直到一天早上,苏万看见吴邪坐在地板上闭着眼睛不知道合计什么。

“师父呢?”

“走了。”

苏万差点咬舌头:“......哪个意思的‘走了’?”

“有区别么?”吴邪起身“告诉黎簇一声吧,我过几天回去。”

“你不......”找找。

剩下的两个字被苏万咽了回去。

就如同吴邪那天说的

“他想要的结局,我们都给不了。”

吴邪也走了,四合院里再度变得空空荡荡。

苏万坐在门槛上,看着光秃秃的葡萄藤。

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想哭。




-完


评论 ( 7 )
热度 ( 49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