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花邪]流年花间事 (三十题,借梗,原出处百度贴吧花邪吧

18.海边
在家待着就意味着干嘛都会被骂。
晚起要被骂熬夜要被骂打游戏要被骂宅在家要被骂出门也要被骂。
吴邪看见吴妈张嘴说话一个头就三个大。
“吴邪,我跟你爸商量了,过段时间你去接手你爷爷的铺子,这段时间好好在家学一学。”
吴邪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顺口答应了一句。
吴妈抄起桌上的报纸揍了他一顿,吴邪抱着脑袋嗷嗷叫唤。
爷爷去世后在杭州留下了一间古董铺子。吴家祖上就是捣弄这些玩意儿的。吴邪小时候跟在爷爷身边耳濡目染的也学到了一些东西。
更别提家里三叔那个老狐狸成天带他满北京城的古董铺子里逛。
提到老北京,吴邪记忆里最清晰的就是那京味儿十足的吆喝声,晶莹红润的冰糖葫芦,和解家的那个小花妹妹。
吴邪揉了揉脸。
电话忽然响了,吴邪看了眼来电显示。
还是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喂,解大花?”
“嗯,在哪儿呢?”那边的人似乎在外边的某个地方,声音里还夹杂着风声。
“在家呗,你在外边?”
“我回来了。”
吴邪蹭地从床上蹦起来。“你回来了?在车站?我去接你。”
“没呢,海滩边儿上。你过来?”
这丫大晚上跑出去喂蚊子呢?
“行,你等着,我去找你。”
吴邪跟爸妈说了一声,跑下楼,骑了自己那辆自打上大学就没用过的自行车,一路狂飙过去。
解雨臣坐在边上的空地,手边摆了几罐啤酒。
“挺快啊。”
吴邪还在喘着粗气,瘫坐在地上,灌了口啤酒:“我他妈以为你要跳海自杀。不然大半夜的跑来闲逛什么。”
解雨臣伸手弹了他一个脑瓜崩:“我来缅怀缅怀逝去的青春不让啊。”
吴邪差点没呛着。
“你丫就是矫情。”
俩人小时候也没少到这儿来玩儿,游个泳玩个沙子什么的。
吴邪曾经用沙子堆了个惨不忍睹的城堡。
还说了些要娶小花回家的蠢话。
海风吹得挺凉快,吴邪看向一边的解雨臣。
有的话还真不能乱说。
就比如他怎么也没想到小时候信誓旦旦要娶的女孩居然是个男的。
更没想到就算是个男的自己也栽给他了。
人生啊,就是乐于给你下绊子。
解雨臣忽然凑了上来:“喂,闭眼睛。”
吴邪才没那么听话,眼睛眯成一条缝。
甚至他还想好了这家伙突然亲上来的话就给他一拳。
“睁眼啦。”
是只仙女棒。
耀眼的火花在昏暗的天色里显得很漂亮。
“你不觉得这样很娘炮吗?”
解雨臣摊摊手:“我是觉得放个蹿天猴比较合适,多喜庆。但是这里不让放大型烟花。”
“还显得你土豪。”吴邪笑的差点流眼泪。
“吴邪。”

“我喜欢你。”
“卧槽你不说过了吗?”
解雨臣挑眉:“这样正式一点。”
“你干嘛不租个飞艇或者热气球再拉个条幅?”吴邪斜睨他。
“从两百米以上的高空跳伞更爽。”
吴邪抽了抽嘴角。
“回家,饿死了我要吃夜宵。”吴邪说着就要跨上自行车。
“那我怎么走?”
“跟在后边跑。”




19.眼镜
吴邪揉了揉酸痛的胳膊。
他的房间不算大,床也只能勉强容下一个成年人。
结果两个人还是这么窝了一夜。
昨晚上解雨臣死皮赖脸非要去他家蹭一晚。
家里的客房很久不用了,吴妈要收拾,解雨臣无奈只好说跟吴邪睡一间。
睡觉的时候才发现还不如在沙发上将就一晚。
太他妈的挤了。
两个人几乎头挨着头。
“哎我操你往边上点。”
“再边上就掉下去了。”
这样的对话一直持续到后半夜。两个人才算安分睡着。
吴邪慢吞吞地换着衣服,顺带抬脚踹了踹解雨臣。
其实解雨臣醒得比他早。
就是不爱起。
解雨臣半睁着眼看吴邪换衣服。
吴邪有个习惯特逗。穿衣服的时候习惯把胳膊先伸进去,然后再套头。
就跟小孩似的。
吴邪顶着压的七飞八翘的呆毛,打着哈欠出门洗漱。
吴妈在厨房说了句什么,吴邪就回头问解雨臣:“我妈问你荷包蛋要几分熟。”
解雨臣把衬衫扣子扣好,想了想,道:“我爱吃溏心的。”
“一个溏心蛋一个全熟的!”
吴妈拿着铲子在厨房喊:“就你事儿多,全溏心的爱吃不吃!”
吴邪回头冲解雨臣翻了个白眼,解雨臣笑的直不起来腰:“早知道我也要全熟的了。”
吴邪摔在床上,对解雨臣眨巴眨巴眼,不在意的道:“没事,我都习惯了,我妈待你比亲儿子都亲。”
吃过早饭吴妈跳舞去了,吴爸打麻将去了,就剩吴邪跟解雨臣俩人在家大眼对小眼。
游戏更新升级玩不了,电视节目千篇一律太无聊。
俩人干脆拿着手机联网玩俄罗斯方块。
解雨臣那绝对是练过的。
吴邪这边快顶格了,他那边还在往下消。
“不玩了,跟你比这个是我找虐!”吴邪一摔手机
索性翻出了一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灵异小说看上了。
“这东西不都应该晚上趴被窝里看吗。”解雨臣顺手翻了几页。
“你别动。”吴邪起身回屋,再出来的时候鼻梁上多了副金属框眼镜。
吴邪轻度近视,不过度数不大,偶尔看书写字的时候才戴一戴。
他五官本就带着南方人的清秀,再戴副眼镜,更多了几分书卷气。
那胖子随口的调侃还真没错。
清新脱俗小郎君,出水芙蓉弱官人。
吴邪这一型的放古代妥妥就是那种能被美艳女妖缠上的书生。
解雨臣忍不住轻勾了勾唇。
吴邪就那么趴在地上,姿势很别扭地翻着手里厚厚的书。
时不时推一下眼镜。
忽然没头没脑地感慨了一句:“我记得这书好像是我上初中时候买的,一直就没看完,那时候还给我吓的不轻,厕所都不敢一个人去。”
“然后你就总拉着我一块去。”解雨臣一笑。
他们俩绝对完美演绎了学生时代的最好感情是什么样的:
一起翻墙一起上网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上厕所。
高考完发榜的时候霍秀秀还一脸郑重地跟解雨臣说:“你们俩要是不在一起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结果他们念的还是同一所大学。
缘分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是那么回事。
“中午吃什么?”解雨臣拉开冰箱发现只有泡面。
吴邪连拖鞋都没穿拿出两碗泡面:“就吃这个啊。”
“没别的吗?”
吴邪正要烧开水:“还要买菜多麻烦。”
更何况他们两个哪个做的饭都谈不上好吃。
水烧开了,吴邪刚要去拿,眼镜滑了下来。
吴邪暗自嘟囔一句真麻烦。
解雨臣撕开包装袋,笑了笑,默契的接过吴邪递来的水壶。
时光好像忽然变慢了。
外面阳光正暖,客厅里电视正放着午间新闻。
不大的厨房里显得更温馨。
就这么一直过下去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唔,不过也不能总吃泡面。



评论
热度 ( 19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