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花邪]流年花间事 (三十题,借梗,原出处百度贴吧花邪吧

11.十指连心
“吴邪,赶紧出来吃饭!”吴妈叉着腰在门外吼了一声。
吴邪昨天战了一个通宵,还没清醒,揉了揉眼睛闷声道:“马上就来!”
“小兔崽子……”吴妈刚要踹门,这时门铃忽然响了。
开了门,吴妈表情立马由阴转晴。“小臣啊,快进来,正好坐下吃一顿再走。”
“不了,多谢阿姨,我给吴邪送东西的。”吴邪从门缝中探了半个脑袋,头发乱蓬蓬地一看就是刚睡醒的样子。“哟,小花,你咋来了?”
“你的书,上回落我这儿了。”顺手将东西放在茶几上,解雨臣冲吴妈道了谢,转身就要走。
吴妈一把拉住人:“哎哟,坐下吃点嘛,着什么急啊,吴邪还不快点起床收拾东西!”
“是是是……”吴邪灰溜溜地钻回房间。
解雨臣看着好笑,特想上去揉捏一把。
“来来来,小臣,尝尝这个。”解雨臣苦着脸看着碗里摞成小山一样的食物,摆手道:“阿姨,我实在吃不下了,早上在家就吃过了。”
“哎呀,那些哪能比的上阿姨的手艺,多吃点,瞧你瘦的。”吴妈依然一个劲往解雨臣碗里夹菜。
吴邪默默地扒拉着饭。
总感觉自己不是亲生的怎办。
即便是解雨臣也招架不住吴妈的热情,一顿饭吃完撑的倒在沙发上就起不来了。
吴邪偷笑,却被吴妈一抹布抽向后脑勺:“赶紧洗碗去!”
吴邪抱着一盆碗,愤愤地看着沙发上悠闲看着电视的解雨臣。怎么就那么想把所有的盘盘碗碗都扔他身上呢?!
从厨房出来,解雨臣也起身要告辞,吴邪象征性地挽留了一下,其实内心巴不得这货早点走,不然还得听老妈唠叨。
结果吴妈看了看自家儿子,又看了看解雨臣,毅然决然地就把吴邪推向了一条不归路。
“我看这小子一天到晚宅在家迟早生病,让他出去跟你玩会也好。小臣下午没安排吧?”
吴邪一哆嗦。有安排,必须有安排啊!
解雨臣先是一愣,而后微笑:“没安排啊,正好我自己在家也无聊。”
吴妈脸上简直笑出了花:“成,吴邪你就跟小臣去玩吧啊,妈一会叫几个老姐妹在家喝茶聊天,别太早回来。”
吴邪的表情是木然的,内心是崩溃的。
解雨臣推了推他:“走啊,没看见你妈都赶人了吗?”
吴邪想了想,比起呆在家里面对老妈那些朋友同事的连番轰炸,还是跟解雨臣出去吧。
出了楼门,吴邪看向解雨臣,解雨臣也看向吴邪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一对一对的小情侣,他们两个大老爷们在一块的确显得有点……总之一路上不少小姑娘都在回头看他们。
要是被他们的外貌迷晕过去也说的通,关键这群小姑娘一个个笑的花枝乱颤不时冒出些什么“那对攻受好配!”“攻看受的眼神好宠溺!”这种奇怪的话。
“我说咱们到底去哪儿啊?”吴邪受不了了,他现在只想找个正常人多的地方待会。
解雨臣抬头看了看面前的大门“要不,进去玩会儿?”
“游乐场!?”大爷你真是童心未泯。
解雨臣摊手一副无辜样:“不然你想去哪儿?”
随便找个地方蹭蹭空调WIFI什么的……
“那只会更招人注意吧。”解雨臣挑眉看他。
算了,游乐场就游乐场吧,吴邪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迈进了大门,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你说我要是拿学生证的话能不能给半票?”
“你说呢?真当自己未成年?”
吴邪低头,自己不过就是比十八岁大了那么三五岁而已。
游乐场人不少,大多是父母带着孩子或者热恋中的情侣。
吴邪热得冒汗,想了想,走过去买了俩冰淇淋。扭头一看解雨臣站在旋转木马跟前,吴邪惊奇地看着他:“没看出来你不但有童心还有一颗少女心。”
“说啥呢?你想不想玩那个?”解雨臣莫名其妙地回头看他,伸手一指远处的那个蹦极项目。
……壮士我错了,您这哪是少女心,分明就是一颗找死的心。吴邪擦了擦汗,觉得这天也没那么热了。
解雨臣舔了一口冰淇淋,皱了皱眉,又咬了一口吴邪的:“你这个比较好吃。”
“不都一样吗?”吴邪凑过去舔了一口解雨臣的。
都是牛奶味的,有啥区别。
解雨臣盯着吴邪嘴角残留的冰淇淋。说道:“哦,那是我心理作用吧。”
最后两个人还是选择了安全系数相对较高一点的激流勇进。
又刺激又凉快,一轮下来两个人身上都湿的差不多了。
反正天热,走一走就干了。
吴邪回头正跟解雨臣说着什么,一个小孩正好撞他身上,吴邪没防备,一个趔趄险些栽倒。
解雨臣见状赶忙拉了他一把。
“对不起……大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小孩还挺有礼貌,吴邪揉了揉他头发,说了一句:“没事,找你爸妈去吧。”
解雨臣温热的手掌搭在他手腕上,吴邪一时忘了撤开。
转而得寸进尺地变为一个十指相扣的姿势。
吴邪垂眸,想抽出手,却被解雨臣拽了一下。
很轻地一个动作,莫名透着股乞求的意味,牵动着心脏也疼了一下。
便也没再挣开。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着,谁也没说话,吴邪也就任他那么扯着。
解雨臣翕动着嘴唇说了句什么,来来往往人太多,吴邪也没听清。
“你说什么?”
解雨臣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道:“没什么,吃点东西吧?你请。”
手上骤然一松。
吴邪下意识抓了一把,猛然意识到什么,又缩回手,扯了扯嘴角,作看风景状却掩饰不住那抹尴尬:“好啊,我请。”




12.一如往昔
吴邪烦躁地倒在床上。
解雨臣奇怪的态度让他有点恼。
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靠,不会真弯了吧?
关键那家伙还是解雨臣。
吴邪逼自己平心静气,脑子里一遍一遍回放学校里那些清纯可爱的学妹的身影。
突然出现胖子的脸。
操!
“天真你麻溜的,下副本就等你一个了!”胖子大大咧咧的声音从音响里传出。
“来了来了。”吴邪呼噜一把脸。安慰自己道:还好还好,自己还是喜欢女生的,更何况……
更何况解雨臣心里也有人了。
吴邪甩了甩头,全身心地投入到游戏中去。
回学校以后,一切和往常并无区别。
照常吃饭睡觉上课打游戏。
偶尔跟宿舍里哥们扯扯皮。
临近期末,解雨臣那边事儿也多了起来。
两人之间照常说笑打闹。
吴邪却总觉得有点什么,变了味。
他现在迫切需要一个靠谱点的人帮他指点迷津。
胖子不行,那货不但不靠谱,还大喇叭。
吴邪想了一圈,发现自己周围的人几乎都跟靠谱俩字沾不上多大边儿。
下午吴邪左右无事,便跑去隔壁串个门。
解雨臣不在,估计还在为一堆破事焦头烂额地忙着。
整个寝室就黑眼镜一孤家寡人”
吴邪看着电脑屏幕上人物风骚的走位,暗暗咂舌。
到底是技术派玩家。黑眼镜虽然挺招人恨的,但这手操作也说得上一绝了。
吴邪奇怪地道:“其他人呢?
“哑巴被叫去帮忙了,花儿爷学生会那边有事,拖把那小子不知道去哪儿泡妞了。——我说小三爷,你这会过来别不是寻仇来了吧?”
他这不提还好,一提吴邪眼冒火星:“你丫的抢老子装备那码事还没跟你算账呢!”
那可是他打了好几天才盼到的,就叫这家伙捷足先登了,吴邪杀人的心都有了。
“行了,大不了赔你一个。”吴邪一愣,这家伙居然这么大方?
“倒也不是为了这个,哎,问你个事儿,你说一个直男要是对自己哥们……就是有点那个意思,这算弯了吗?”吴邪挠挠头,尴尬问道。
黑眼镜拄着下巴,回头看他:“这也不一定,有不少人都会在特殊情况下对同性产生点越界的想法,也不能凭这个确定一个人究竟是不是同性恋。”
吴邪满脑袋问号:“也就是说不一定就是喜欢男人咯?”
“我哪儿知道,我也不是Gay。”黑眼镜耸耸肩。
吴邪松了口气:“没啥事我先走了,晚上一块组队刷级啊。”
黑眼镜喝了口水,忽然想到什么似的。
吴邪闲的没事跑来问他这个干吗?
难不成…….
黑眼镜觉得自己似乎一不小心知道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
心结算是解开了。吴邪这种某些时候一根筋的人也就忽略了那些弯弯绕绕。
继续该吃吃该喝喝。
“哎,我说这还有一年毕业了,你不跟她表白?”吴邪拉开一罐啤酒,跟解雨臣坐在花坛后边偷喝。
“谁知道他能不能接受呢?”解雨臣仰面灌下一大口,喉结上下滚动着。
“不试试咋知道?”
解雨臣摇摇头:“算了,这样对谁都好。”
吴邪揶揄他:“这可不像我认识的解雨臣。”
他没再说话,坐在逆光方向的背影显得有那么几分孤独。
吴邪拍了拍他的肩膀。
解雨臣回头,脸上带着一如往昔的温和笑意。
突然吴邪鬼使神差地开了口:“会一直这样下去吧,我是说……会一直做兄弟的吧……”
解雨臣低垂着眼,看不清神色:“会的。”
做朋友而已,一如相识以来的这十年,仅此而已。


评论
热度 ( 17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