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花邪]流年花间事 (三十题,借梗,原出处百度贴吧花邪吧

9.粉红色的信封
解雨臣抬手划过一排排的书脊,随后停在了一本略厚的专业书上,刚要抽走,却发现对面有个人同时看中了这本书。
解雨臣透过夹缝看了一眼,一个女生低着头,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你看吧,我……我只是拿错了。”
解雨臣挑了挑眉,温和笑笑,道“没事”
对面的女生脸更红了。
吴邪坐在座位上目睹了这偶像剧一样的情节。
“靠,你小子真是,心里有人了就别一天到晚勾勾搭搭,你瞧那姑娘就差以身相许了。”吴邪凑上去不轻不重地冲他肩膀给了一拳。
“怎么,吃醋了。”解雨臣侧头,半玩笑地道。
吴邪看他吊儿郎当的模样就想揍他一顿。“我这是替你着想,也怨不得人家不喜欢你,你说哪个女孩乐意看见自己男朋友招蜂引蝶成习惯的?”
“我谢谢你提醒了,诺,你要的书。”解雨臣毫无诚意的道了句谢,把书往他胸前一拍,找了个座位坐下。
吴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那句话咋说来着……不听发小言,吃亏在眼前。
吴邪一屁股坐在解雨臣对面,声音很大的翻着手里的书,以此表达对解雨臣那副无所谓态度的不满。
解雨臣好笑地看着他:“喂,这是在图书馆里,你小点声。”
吴邪这才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看他,歉意地朝那些人笑了笑,又冲解雨臣做了个鬼脸,才老老实实看起了书。
吴邪的学生生涯中,那么多场考试他都是靠临场发挥和好人缘糊弄过来的。除了高考那回,吴邪那是把头悬梁锥刺股的劲儿都用上了,才勉勉强强考了这么个还算可以的大学。
而现在,他纯粹抱着不挂科就行了的消极心态应付考试。
临时抱佛脚一向是吴邪的作风,于是这天吴邪大早上地拽着解雨臣来到了图书馆。
“我说在宿舍里看看就得了呗,还跑图书馆,显得你多认真似的……”解雨臣大清早地就叫吴邪扰了美梦,自然有点烦躁。
“不行,我怕一开电脑就忍不住打游戏刷微博。”吴邪郁闷地道。
解雨臣无奈,“真是输给你了。”
此时吴邪趴在桌子上机械地勾着重点。
而解雨臣已经合上了手中的书准备放回书架。
“我次奥你咋看那么快?”
解雨臣瞟了一眼他“你以为我像你?临阵磨枪。之前就看过一遍了。”
靠,吴邪暗骂一声。
解雨臣刚要起身,书里夹着的什么东西掉了出来。
“哎,你东西掉了。”吴邪弯腰捡起。
是一张粉红色信封。
解雨臣奇怪地看了他手中的信封,道:“这不是我的。”
吴邪看了看,上边并没有写名字。只写了句“解雨臣收”
单四个字也写得秀气隽雅,像是出自女生之手。
“哪个姑娘给你的情书吧?”
解雨臣摇头,随即一笑。“是又怎样?”
“你看不看,好歹也是人家一份心意。”吴邪扬了扬手中信封,作势要拆。
解雨臣却阻止了他,叹了口气道:“如你所说,我心里有人了。”
吴邪手上动作一顿。
即便早就知道,如今听到解雨臣亲口承认……竟还有些不是滋味。
不知怎么就想到那晚那个梦,解雨臣贴在他身上,一副要把人拆之入腹的架势。
触电般的扔掉手里的信封,对上解雨臣带了几分疑惑的眼眸。
靠,吴邪你在想什么,你可是个直的直的!
吴邪干笑几声,说道:“……也对,只是可惜人家一番心思了,也不知道那女生长得漂不漂亮,要不我去认识认识得了。”
解雨臣又捡起那封粉色信封,夹回书中。
一旁刚刚那个和解雨臣拿了同一本书的女生似乎一直在看着这边,直到解雨臣走来才慌乱的收回视线。
解雨臣将书递给她,语气礼貌中带着不容置疑的拒绝:“书看完了,如果你需要的话给你,上边有我勾的重点。哦,顺便里边的东西——是你的吧?也还给你。”
女生眼中满满的都是失落,小声回道:“是……是我的,谢谢……”
解雨臣回了座位,吴邪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对她安慰地笑了笑。
他这人一向如此,有时候冷漠的有些绝情。
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能让这祸害上了心。
吴邪搓了搓被冷气吹的发冷的胳膊,好笑的想:这难不成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
解雨臣起冲吴邪道:“我饿了,吃饭去吧。”
“嗯。”吴邪心不在焉地应声道。
解雨臣抬手在吴邪眼前挥了挥,“想什么呢?都走神儿了。”
“想中午吃啥。”
走出图书馆,解雨臣直了直腰,搭过吴邪半个肩膀:“来扶着为夫会,坐太久腿麻了。”
吴邪顿时生出一种将人摔在地上的冲动:“活你丫的该。”
解雨臣轻笑一声,坏心眼地在吴邪耳边吐了口气。
“操,解雨臣你他妈逗老子玩还逗上瘾了?!”吴邪这回毫不客气的将解雨臣吊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扒拉了下来。
解雨臣眯了眯眼,刚好看见吴邪藏在发丝后的耳朵上一抹不易察觉的红。



10.习惯性动作
所谓考试,就是自以为都会,等考完才发现答得都不对。
吴邪走出考场,45°角仰望忧伤。
现实就是如此残忍,当你想咸鱼翻身的时候,“啪”,翻了个面,只不过变成了一条烤得比较均匀的咸鱼。
算了,吴邪安慰自己,好歹看的那些功课也不是没用。
挂科倒不至于,低空飞过还是可以的。
一路回到宿舍,吴邪瘫在床上,表情活像被蹂躏了的小媳妇儿。
“天真啊,这知道的你是没考好,不知道的以为你半道叫人劫色了。”胖子一边在游戏里厮杀,一边不忘回头调侃吴邪。
“去去去,老子现在心累。”吴邪翻了个身。又听胖子凑了过来,一脸谄媚地道:“哎,天真,我跟你说个事儿呗。”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胖子犹豫了一下,问道:“我真放了?”
吴邪一个起身,警告道:“有事用嘴说!”
“嘿嘿,也不是多大事,就是我看上你号上一个坐骑了……”
吴邪歪了歪头,半眯着眼,活脱脱一只狐狸在打量着鸡:“我有啥好处?”
胖子被他看的一阵发毛:“点数你先摇,神级装备都给你,丹药无条件提供。”
吴邪只笑不语。
“新手妹子你先泡!”
“成交,连同之前所有条件……等会我去拿张纸,口说无凭,你得签字。”
胖子看完了吴邪那张“不平等条约”,暗暗寻思道:就当便宜了这小子,反正胖爷我也不受啥大损失……
哎,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不好骗了。
不过这小子半眯着眼看人的模样,倒是还真有几分像隔壁的那人妖花。
一对儿狐狸。胖子这只黄鼠狼也只能绕道走了。
吴邪倒是全然没发觉他刚才的表情跟解雨臣平日里算计人的样子有多相似。
翻身一卷被子。赶紧补觉,晚上还得继续打副本。
看他玩不死那盘算到他头上来的胖子
按理说平时考完试,解雨臣都会好死不死地凑吴邪跟前,显摆加教训他一通,
不过这会解雨臣正忙,也没那工夫搭理吴邪。
看着因为要考试而耽搁下的一堆待处理的琐事。解雨臣头隐隐有些疼。
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迎面走来的学妹看见他这幅模样,忍着笑递给他一瓶水。
“哦,谢谢。”解雨臣顶着翘起的一撮毛一本正经地道着谢。
学妹终于忍不住了,指了指解雨臣的头发:“学长,你头发。”
解雨臣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连忙将毛捋顺,不由得也笑了。
那家伙就爱这样,一烦心就抓头发,抓的七飞八翘还不自知。
自己什么时候也变得跟那家伙一样傻了。
解雨臣低声笑笑。
吴邪在宿舍打了个喷嚏。胖子哀嚎道:“天真你丫给胖爷从实招来,是不是跟死人妖学坏了,他妈的也忒损了。”
吴邪在心里暗笑,胖子心痛无比地看着自己的“私藏”落到吴邪手里。
哼哼,死胖子,从老子这儿要东西,看我不挖掉你一块肉。
不过正所谓一山更比一山高,道行比吴邪深的人多了去了。
下午胖子的哀嚎刚过去,晚上就轮到吴邪嚎了。
“擦擦擦,黑眼镜你他妈还老子装备来!!”吴邪亲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落在了隔壁那个不要脸的手里,简直眦目欲裂。
“咯咯咯,小三爷,上午刚叫花爷坑一笔,晚上总得到你这找找平衡吧。”游戏里的黑眼镜十分拉仇恨地得瑟着。
吴邪生无可恋地趴在桌子上,对屏幕竖了个中指。
颇有种马上就要含恨而终的意思。
忽然解雨臣敲开房门:“哟,这是怎么了?”
胖子幸灾乐祸地道:“这叫啥……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解雨臣扭头问吴邪:“吃饭,去不去。”
当然去啊!吴邪已经受到了心灵上的创伤,必须得在身体上补回来。
“谁请客?”
解雨臣靠在门边,狡黠一笑:“黑眼镜,他打赌赌输了。”
吴邪仰面笑的快跌过去了。
“吃,必须吃,不吃穷他对不起我被骗走的装备!”
吴邪笑的阴险,那副模样简直和此时的解雨臣如出一辙。


评论
热度 ( 25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