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花邪]流年花间事(三十题,借梗,原出处百度贴吧花邪吧

5.马卡龙
安静的图书馆里。
吴邪趴在桌子上,小声碎碎念叨着“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
解雨臣一本书拍他脸上“别说了成吗?”
吴邪转头,斜睨他一眼:“我现在饿得想吃人。”
“那你也别看我,胖子肉厚,你咬他去。”解雨臣一指不远处腆着脸跟妹子开玩笑的胖子道。
“太腻。”吴邪十分嫌恶地道。
“哎,小花哥哥吴邪哥哥你们也在啊?”霍秀秀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吴邪有气无力地抬头看她一眼,打了个招呼。
“这是怎么了?”霍秀秀问道。
“别管他,起的太晚,早上没吃饭。”解雨臣头也不抬地道。
霍秀秀的目光瞬间邪恶了起来。
“哎哟,小花哥哥你也是的,做那么狠干嘛,搞得吴邪哥哥连饭点都错过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吴邪苍白地辩解道:“昨晚通宵打游戏来着早上错过早饭了……就知道你肯定又在脑补!”
霍秀秀暧昧笑笑:“好啦好啦别说了,我都懂得~”
解雨臣揉揉额头,吴邪冲天翻了个白眼。
“吴邪哥哥实在饿的话,我有昨天做的马卡龙,你要不?”霍秀秀看吴邪这幅样子,好心地道。
吴邪勉强抬头,惊讶道:“你买了个烤箱放在学校?”
“不是啦,校外开了家甜品店,老板人很好,还肯借给我们厨房让我们自己做。”
吴邪听到有吃的就立马精神了“秀秀我就知道还是你好!”说着又回头深恶痛绝地看着解雨臣:“你丫就巴不得我饿死对吧!”
解雨臣摊手:“要不我去借个电磁炉下面给你吃?”
吴邪瞬间冒出一头冷汗,解雨臣做出来的东西,那简直就是黑暗料理界的终极杀器。
霍秀秀好笑地看了吴邪一眼:“吴邪哥哥想吃的是那个下面吧?”
吴邪擦汗“秀秀我都开始担心你以后会嫁不出去。”
只不过这样的担心在品尝了霍秀秀拿来的甜点以后就打消了一些。
马卡龙的口感柔软香甜,并不腻口。
不得不说霍秀秀的手艺真不错。
一向不怎么爱吃甜食的吴邪都忍不住多吃了几个。
解雨臣看见此时的一幕陷入了沉思。
这天,吴邪正昏天黑地的在游戏里激战。
隔壁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动。
地震了?吴邪摘下耳机探头一看。
本着小震死不了,大震没法跑的原则。吴邪很淡定的窝回椅子继续玩。
貌似声响是从隔壁传来的……
吴邪冲去隔壁,房间里乌烟瘴气的。
“靠,解雨臣你丫要炸了宿舍楼吗?!”
解雨臣一脸怀疑:“我明明就按着食谱来的,难道是烤箱质量不好?”
吴邪看着那一团乌漆抹黑的玩意儿,满头黑线。
还好没造成大面积杀伤。
吴邪叹了一口气。
解雨臣这人吧,哪都好,就是千万不能让他靠近一切跟下厨有关的东西。
否则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会搞出来什么化学武器。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这做的是啥?”
解雨臣看他一眼,慢吞吞地道:“马卡龙。”
吴邪仰天狂笑:“就你还做马卡龙?先学会煮泡面再说吧。”解雨臣脸色顿时变黑。
吴邪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止住笑:“你是要送心上人?实在不行让秀秀帮你做呗。多大点事儿。”
“不,其实他不太爱吃甜东西。”解雨臣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
“那还费啥劲?”吴邪耸耸肩。动手收拾起了这一地狼藉。
“你还欠我一顿饭。”解雨臣突然道。
吴邪一愣“不是请过了吗?”
“那次不算。”
“靠,你还讹上老子了?”
解雨臣一副大爷样“行,那换我请你。吃火锅怎么样?”
“就咱俩?”
“对,就我们俩。”
吴邪挠了挠头,火锅这种东西还是要大家一起吃才热闹。
“不叫上胖子他们?”
“他要约云彩。”
“那,小哥?”
“我不想吃饭的时候旁边坐个黑面神。”
“要不带上瞎子也成。”
解雨臣咬牙切齿地道:“你就那么不想单独跟我出去。”
吴邪发誓他真没这意思,只不过两个人吃火锅总是怪怪的。
“他们都有事,今天就咱俩,我请你,放开肚皮吃。”
吴邪一听这话,哪里还有意见。
解土豪请客安有不吃之理?
结果就是那天晚上吴邪撑的半年不想再吃火锅。




6.微风不噪阳光正好
这个周末吴邪打算回家一趟,学校离家不算远,但是吴邪却也不常回去。
原因很简单,吴邪懒得折腾。
前几天老妈说让他回家吃顿饭,顺道把解雨臣带上。
吴邪抽了抽嘴角,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
解雨臣从小到大不但招桃花,就连长辈也个个喜欢他。
人生赢家说的就是这货。
长得好又懂事为人处世大方得体……有段时间吴妈天天在吴邪耳边唠叨解雨臣怎么怎么好要多向人家学习Balabala……
吴邪觉得自己可以写一部《我的发小是比邻居家孩子更可怕的人物》的血泪史。
“解大花我妈叫你周末去我家吃饭啊!”吴邪冲隔壁嚎了一嗓子。
胖子挤眉弄眼地道:“人妖花要去见公婆了?”
吴邪拿起一个杯子丢向他,骂道:“死胖子瞎说啥?”
隔天周六,吴邪跟解雨臣一进家门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
“爸妈我回来啦!”吴邪换了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哟,小臣来了!快坐快坐,阿姨给你们弄好吃的。”吴妈笑的满面春风,连锅铲都没放下,就跑出来招呼解雨臣。
“阿姨您太客气了,我和吴邪什么交情啊。再说了阿姨您做的家常小菜就很好吃啊~”解雨臣一见吴妈笑得那叫一个温和语气那叫一个礼貌,分分钟开启刷好感模式。
吴邪伸手够过桌上的果盘,刚抓了一把瓜子,后脑勺就被吴妈削了一下:“回来就知道吃,还不来帮忙?”
吴邪揉了揉头,委屈的哀嚎:“妈你就这么对你儿子啊?!”
解雨臣站在一旁抿嘴笑:“阿姨我来吧,我最喜欢下厨了。”说着真要撸起袖子进厨房。
吴邪一个激灵蹦起来,将解雨臣拖了出来:“你是客人怎么好让你帮忙是吧?快去看电视吃水果就是别靠近厨房半步!”
凭他的能力把房子给炸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所以为了世界和平着想,珍爱生命,禁止解雨臣下厨,人人有责。
吴邪笨手笨脚的摘了一盆韭菜就被吴妈轰出去了。
吴妈的原话是这样的:“这么大个人了连个菜都摘不好,出去吧出去吧。看看人家解雨臣……”
吴邪一听最后这几个字,心里暗道不妙,连忙开溜。
吴邪往外一看发现解雨臣并不在客厅里。向窗外望去。那家伙正在院子里的树荫底下乘凉。
“你小子倒是清闲啊。”吴邪扔给他一罐可乐。
解雨臣抬手接住,扯开拉环仰头灌了一口,喉结上下滚动着。
“别喝太多,这玩意杀精。”吴邪“善良”地提醒道
解雨臣看他一眼,眸子里闪过一丝促狭笑意:“没事,质量不好的都杀死了,留下的不就是精品了吗?”
吴邪鄙视地看他一眼:“你丫真不要脸。”
那人轻笑出声,向后一仰,舒服的眯了眯眼:“这躺椅真舒服。你要不要坐会?”
吴邪踹他一脚“你倒是起来啊。”
解雨臣闻言,往旁挪了挪,让出一块地方“就坐这。”
“你不嫌挤我还嫌热。”吴邪起身要走。
解雨臣顺手拽了一把,吴邪一个没站稳坐在解雨臣半边身子上。
“操,你咋这么沉。”解雨臣表情痛苦地道
吴邪大咧咧地一躺,爷还不走了呢。
“娘子主动投怀送抱,不怕相公我把持不住?”解雨臣噙着笑意的脸在吴邪眼前放大。
“去去去,爱妃别调皮,朕这就来宠幸你~”吴邪说着,贱笑着在解雨臣脸上摸了两把。
解雨臣把吴邪的咸猪手拍掉:“大热天的小心摸出火。信不信我把你按着椅子上奸了?“
吴邪嘿嘿笑了几声,老实窝在椅子里。
话说回来这躺椅真结实,两个大男人的重量都能承受的住。
浓密的枝叶在地上投下一片绿荫。老屋子斑驳的墙上,一只大花猫懒洋洋地弓着身子,冲着树下的两个人“咪”了一声。
微风恰到好处的吹过,爬山虎的叶子哗啦哗啦的响。
解雨臣打了个哈欠,侧头一看,吴邪闭着眼,似乎睡着了。
那是很安静的一张脸。
看着就让人觉得打心底里舒服。
解雨臣轻轻把头靠过去,距离近的连吴邪清浅的吐息都能听见。
暗叹一声,伴着那人呼吸声阖上眼帘。
困意渐渐袭来。
梦里,少年正挥洒着汗水,肆意的笑。






评论
热度 ( 28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