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花邪]流年花间事 (三十题,借梗,原出处百度贴吧花邪吧

之前写的一篇三十题转过来

架空校园向

原题出处:百度ID@___亡者归来丶

 ------------------------------------------------------------------------


1.红蓝铅笔
午后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吴邪懒洋洋地抻了个懒腰,面对眼前空白的画板不知道画点什么好。
该死的,前几天和同学玩的太疯,完全忽略了回来要交作业的事。
吴邪上嘴唇撅着,上边还放了一支铅笔,表情很滑稽。
忽然画室的门开了,吴邪转身去看,铅笔掉在地上。
“小花!”吴邪看见来人犹如老百姓看见八路军。两眼冒光“快来帮我搞定作业!你也知道我们老师有多难搞。”
解雨臣顺手递了杯柠檬汁给他,看了一眼比画室天花板都干净的纸,道:“该,玩脱了吧。”
柠檬汁很凉,吴邪喝了一口,酸的呲牙咧嘴。
“以后别买他们家的,酸到牙疼。”吴邪叼着吸管嫌弃道。
“有的喝不错了。哎我说你这东西能不能别满世界乱扔。回头还得我帮你打扫。”解雨臣弯腰捡起地上的一支铅笔,突然有点惊奇地道:“哟,这种红蓝铅笔可不多见了”吴邪抬头看了看“是哈。”解雨臣顺手拿起一本书,一拍吴邪脑袋“哪有动静往哪凑,赶紧画吧,我看着你。画不完别想走。”
“靠老大,你是来帮忙的吗?”吴邪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巴不得拿着刚削好的铅笔去戳那张幸灾乐祸的俊脸。
解雨臣随意把手中的书翻开一页,拉长了声调道:“怎么,我牺牲了宝贵的下午休闲时光陪你赶作业,你还不乐意了?吴邪——哥哥?”
吴邪一副被恶心到的表情,搓了搓胳膊:“拜托别肉麻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解雨臣反倒一脸委屈:“你是不知道最近社团忙的要死,好不容易有点空闲时间我就来陪你了哎,有没有点良心了。”
这话三分真七分假,最近解雨臣他们社团是很忙,不过还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但有几次吴邪去找解雨臣的时候,他都是一脸疲惫,边忙得团团转,边抽空和吴邪说几句话。
那模样还挺招人心疼的。
哪像这会儿解雨臣坐在一边悠闲的样子真叫吴邪恨得牙痒痒。
吴邪想了想,终于开始画下第一笔。
灵感来了挡也挡不住。吴邪算是连偷懒带糊弄的画完作业。外边已近傍晚。
解雨臣安静地靠在椅子上,似乎是睡着了。
他手里还拿着那支红蓝铅笔,放在膝盖上的书旁边用笔标注了一些东西。
字还挺好看的,劲瘦挺秀。要不怎么说字如其人。
吴邪轻轻抽出他手中的铅笔,现在这种红蓝铅笔不常见了,读书时记个备注什么的,还挺有用的。
自己小的时候家里抽屉里有一把,都被他拿来画小人了,画个红的,画个蓝的,那时候还小的吴邪就指着两个小人对同样只知道过家家玩泥巴的解雨臣道“红的是你,蓝的是我。”小雨臣不懂,就问他为什么,小吴邪挺了挺胸脯,道:“红的代表女生,蓝的代表男生啦!这个都不懂。”
没办法,那时候解雨臣长的太秀气,就像个小女孩,后来上了小学,跟他一块上厕所的时候才发现这丫跟自己一样带把。
吴邪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
解雨臣眉头微微一蹙,浓密的睫毛轻颤着,好像做了什么梦。
吴邪愣愣地盯着解雨臣看了好一会,仿佛有把小小的刷子不轻不重的搔着吴邪的心窝。
痒痒的。
靠,真是魔怔了。
闲的没事居然开始对一个大老爷们发春。
吴邪唾弃了一下自己。只能怪那张脸太具有迷惑性,谁能想到解雨臣醒着的时候那张嘴毒起来真是能要人命。
吴邪拿出速写本。
上边有很多张都是解雨臣。
不过大多都是他缠着让自己给画的。
手中画笔飞速地在纸上画出一个轮廓。不需要再去留心观察,似乎解雨臣的每个小动作吴邪都烂熟于心。
解雨臣睡了很久,吴邪连这张素描都画好了,他还没醒来。
吴邪刚要起身,看着解雨臣毫无防备的睡颜,凑上去在他脸上留下好几道铅笔印子。然后满意地去洗手。







2.有点脏的白球鞋
“砰——”
篮球狠狠地砸在篮筐上,被弹了出去。
吴邪抓着T恤衫擦了一把汗。
“15比11,你输了。”解雨臣得意洋洋地扔给吴邪一块毛巾。“说好请客的啊,可别耍赖皮。”
吴邪抹了把脸,笑骂道:“靠,老子在你心目中就是这种人?”
解雨臣搭上吴邪的半个肩头,打趣道:“哈,吴小三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晚上吃什么?”
吴邪嫌弃了推了大半个身子都挂在自己身上的人“行了行了,出了一身臭汗,你赶紧离我远点。”
解雨臣不但没动,反而更加得寸进尺起来。
吴邪侧头,正好对上那张嘴角噙着笑意的近在咫尺的脸。
空气中莫名多了几分暧昧的味道。
似乎越过了玩闹的尺度。
“成了啊,别闹了。”吴邪忽然撤开几步。解雨臣一下失去支撑,身子晃了一下。
两人目光短暂地相对,又别了开。所以解雨臣并没注意到吴邪微微泛红的耳根,吴邪也并没注意到解雨臣眼中一闪而过的黯然。
“啊,晚上就吃烧烤好了,叫上小哥胖子他们一起吧。”吴邪没话找话地试图掩饰过去此时的尴尬。解雨臣走到一边,捡起了滚落在一旁的球。
解雨臣起身一投,球在半空中刮过一道弧线。
姿势别提多帅了。
只可惜,本该投进的三分球,在篮筐周围打了个转,终究没有落入篮筐之中。
解雨臣自嘲一笑。
叫你装X。幸灾乐祸四个字儿就差没写吴邪脸上了。
可当看到此时的解雨臣一个人坐在篮球架下边,影子被夕阳的余晖拉得老长。吴邪却突然笑不出来了。
只可惜手边没有画笔,不能记录下这一瞬间。
敏锐地察觉到解雨臣似乎有哪里不对,可吴邪又猜不出来因为什么。
“咋了,还装上忧郁小王子了?打算转型?”吴邪拍了拍解雨臣肩膀,坐在他边上。低头正好看见脚上球鞋被蹭黑了一块。
“没事。”
没事个屁,他跟解雨臣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他心里有点什么事,吴邪不说门儿清也知道个大概。这家伙今天这么反常要是真没事他吴邪俩字倒过来写。
“为情所困?”吴邪实在想不出来还有啥事能让解雨臣这么犯愁的。
解雨臣垂眸,没有否认。
小样儿还真叫自个猜中了。不过他也没听这家伙说过对哪个姑娘感兴趣啊。
“说来听听,爷帮你排忧解难。”吴邪一副情感专家的样子,拍了拍自己胸脯。
解雨臣乐了“就你丫还没正经谈过恋爱吧?”
“你小瞧谁?我那叫专一,谁像你一天到晚勾搭这个招惹那个的。”吴邪当场还击过去。
“个人魅力不行就要承认。党和组织只接纳诚实的同志。”
“你他妈的……”吴邪一脚就要踹过去,解雨臣向后仰躺在草地上。
吴邪也躺了上去。想了想,说道:“感情这事儿吧,就是当局者最迷,旁观者最嗨了……不对,总之你说出来心里总归好受点吧?”
解雨臣不说话了,仰头望向天边,眸子里倒映着细碎的金光。
“你要不说,我可就问了啊。”
解雨臣看了他一眼,吴邪支着上半身,淡色的头发在阳光里显得十分柔软,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揉一把。
“她哪个班的?”
解雨臣看他一眼:“跟你一班。”
吴邪脑内仔细搜索了一下自己班那些女生,没见过哪个跟解雨臣关系亲密的啊。
“长的啥样?”
“没你俊。”
吴邪一呲牙“别有事没事都扯我身上。”
解雨臣一笑,吴邪看他这幅模样,又忍不住嘴欠,问道:“单相思?”
解雨臣瞟他一眼:“算是。”
“哪个妹子啊,这么没眼力见,谁不知道全学校爱慕你的人足够从图书馆派到宿舍楼?”
吴邪半开玩笑地道。
“怪他太不解风情。”解雨臣状若无奈地叹了口气。
吴邪沉默了一会。
解雨臣难得有个喜欢的人,看着还不像玩玩。吴邪也说不上是替他高兴还是失落。
心里总有点不舒服,大概是因为这家伙瞒他瞒得太紧,居然一点都没透露出来。
也太不把他当兄弟了吧?
两个人就这么躺在地上,各自纠结着各自那点小心思。
天色渐晚,吴邪一个翻身跃起,顺手拉起解雨臣。
“爱情又不能当饭吃,先填饱肚子去!”吴邪扯着解雨臣往宿舍走去。
解雨臣只是笑笑,目光在吴邪抓着他胳膊的那只手上停留了一会,懒散地道:“慢点啦,走那么快干嘛啊?”
吴邪只是一个劲地走,低头只看见白球鞋上的污渍。
啧,回去该把鞋刷刷了。
解雨臣看见吴邪一副尴尬的模样,微微扬起了唇角。



评论
热度 ( 32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