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瓶邪]三步之遥

杭州的风景一如往年,没什么变化。

西湖边上的游客来了又去,铺子里刚让人收拾过,还是当初那些摆设。

我倒在躺椅上,舒服的发出一声喟叹,平白生出些物是人非的感慨。

闷油瓶低头安静地看着我原来的几份拓本。

我戳戳他胳膊肘:“小哥,晚上吃点什么?”

他抬头,一双漆黑的眸子依旧平淡不惊:“你决定就好。”

平时在家的时候,我有空就亲自下厨弄点东西吃,没时间就叫外卖。

至于闷油瓶我是不敢让他下厨的。

上回黑眼镜小花他们来的时候还打趣儿我,把人宠的跟什么似的。

我也只是抽抽嘴角,心道我要真叫小哥做菜你们也敢吃?

不过闷油瓶刀工是真好,切的那萝卜丝儿粗细均匀,比起楼外楼大厨那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这种你切菜来我洗菜我煮饭来我炒菜的模式似乎已经成惯例了。

好歹这家伙也不挑食,你给什么他吃什么,碰上喜欢的菜就多夹几口。

几月下来我也渐渐摸清了闷油瓶的喜好。

我坐在躺椅上晃晃悠悠地摇着,寻思晚上吃点什么好。

兜里电话响了起来。

我见到屏幕上的名字不由得笑了笑。

“天真!胖爷我来看看你们小两口过的咋样来了!”

胖子的大嗓门音量可不低,闷油瓶也抬了头向这边望来。

我低声骂他:“胡说什么!小哥就在我后边。”

胖子“嘿嘿”笑了两声:“天真这回你可不能抠,咱哥几个搓顿好的去。”

我弯弯唇:“你可轻着点儿,爷我这回真一穷二白了。”

回来之后吴家底下大部分的盘口都被我转到小花手下了。

走到如今,也差不多该从这趟浑水里脱身了。

以前是不愿被蒙在鼓里,后来是深陷泥潭。

现在就想好好的,过日子。

和胖子又闲扯了几句,挂了电话。回头冲闷油瓶道:“一会胖子过来,我们出去吃吧。”

闷油瓶点了点头,道声:“好。”

这次回来以后闷油瓶明显比以前话多了。

换成从前,能用眼神表达的绝对不做多余动作,能用手势的绝对不多说一个字儿。

虽然话还是不多,不过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闷油瓶了。

临出门的时候突然感觉天有点儿冷了。

也是,立秋都过了那么久了。

“吴邪。”

我揉揉鼻子,回了一声“啊?”

“穿件外套。”

他套了件万年不变的帽衫,又递了一件衣服给我。

我觉得麻烦,耸了耸肩:“不用了。”

闷油瓶伸出的手没动,盯着我看了好一会。

我被他瞅得发毛,无奈道:“好好好,我穿。”

心里嘀咕着这死闷油瓶子什么时候竟还学会这一招。

胖子见了我们一张肥脸上都笑出褶子来了。

重重地拍了几下我的后背,又拍了拍小哥的肩膀。

那力气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我一个没防备差点叫他拍个趔趄。

闷油瓶淡淡望了胖子一眼,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

胖子讪讪缩回手。

我不厚道地在心里偷笑了下。

胖子挤眉弄眼地对我道:“看来吴家伙食不错呀,小哥都长肉了。”

我瞟他一眼。

以前好吃好喝地供着他倒也没见有啥变化,还是心境不同了吧

“走吧走吧,胖爷都饿了。”说着,胖子拽着小哥推着我进了包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喝的多了点,酒劲有点上头。

胖子一高兴喝的也不少,这会子正絮絮叨叨地拉着我讲他那点风流韵事,讲过去一块儿在斗里闯荡的日子,扯着扯着就扯到这十年上。

“这十年啊,天真过的也不容易。”

我呵呵笑着,避重就轻地绕过了这个话题。

闷油瓶淡淡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下意识拉了拉衣领。

“胖子就爱胡扯。”

他没说什么,一向波澜不惊的双眼里落了些别的情绪。

或是讶异,或是触动抑或是其他的东西,我无从探究。只是那平淡的表情似乎多了些柔和的意味。

胖子抄起酒瓶猛灌了一大口,撂在桌子上。

“胖爷我,嗝,不后悔!不后悔遇见你们这俩兄弟。”

“来,喝酒!小哥别瞅着!是爷们就喝!”

我无奈看着胖子倒了满满一杯的啤酒推向闷油瓶面前。

刚想说点什么,闷油瓶却拿起酒杯一仰而尽。

胖子见状,直拍大腿叫好“小哥够意思!”

后来他又吵嚷了什么我都忘了,满脑子只剩下闷油瓶淡然的侧脸,和喝酒时上下滚动的喉结。

为了结账好悬没跟胖子打起来,本来想留他在我那儿住一晚的。

他却说还有事儿,得往回赶。

我笑他莫不是金屋藏娇了,不放心。

他挠挠头,说道:“那倒也不算。”

我知道他身边这也是有人了。云彩的事他一辈子也忘不了,一晃儿那么多年,几个哥们闲谈时偶尔提到关于那个瑶家姑娘的只言半语时,他虽然面上只是咧嘴笑笑,几句话岔过去,然而不知不觉间却红了眼眶。

作为兄弟自然不想他一个人独自这么过,假如他要真找到个贤惠持家的好姑娘,我绝对比谁都开心。

我拍拍他胳膊:“要真是个好姑娘,别负了她。”

胖子笑了笑:“放心吧。”

只剩下我和闷油瓶沿着路慢慢往回走。

路灯底下,我扭头看闷油瓶,他两手插兜,不紧不慢地走着。

我却恍惚想到了他来找我告别那天,我追了他好几条街。

“小哥。”

“嗯?”

“想好了?留下来?”

闷油瓶顿住脚步,回身看我。

我叹了口气,索性把肚子里憋的那些话一股脑倒出来:“我是说,你还会不会像当年丢下一个十年之约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或者是突然想起什么拯救地球的使命哪天就从家里阳台上飞出去,又或者习惯了在斗里东奔西跑过不了这样的安生日子......”

等我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恨不得扒个地缝钻进去。

抬眼撞上闷油瓶的目光,双眸里竟泛起些许笑意。

“不会。”

“啊?”我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会走了。都结束了。”

  ......

“也不会飞走。”

我使劲晃了晃脑袋,闷油瓶站在原处,和我之间的距离只有三步而已。

我忽然抬头露出一个......很傻逼的笑。

“没事,反正吴家大门永远给你开着。”

我向前大步走到闷油瓶身边,拽出兜里的钥匙。

“走吧,咱先回家。”

 

 

 

 

 

 

 

 

 

 

 

 

 

 

-完

 


评论 ( 2 )
热度 ( 41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