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all邪] 金主难当

集我所能想到的狗血与烂俗于一体。

巨无逻辑。

没进过娱乐圈,没当过总裁,没有文化。所以瞎编。(理不直气也壮)

私心大到明明和瞎子没关系的场合但我就是要提他。

前文:

-------------------------------------

17.

“沙海?”苏万的思维有点跟不上。

经纪人嘤嘤嘤:“是啊是啊我最近在重刷。我感觉我回忆起了我无畏的青春。哪个少年不向往一场轰轰烈烈的沙漠冒险!”

苏万语气毫无起伏:“你离少年远了点儿吧。”

经纪人听不见:“而且里头那个布局人太苏了。为他变弯都认了。哎你说为啥这么一个神IP不拍电影不拍剧呢?”

苏万慢悠悠地道:“怕毁呗。原著粉的心思,就像谈朋友,有房还想要车,逻辑要与剧情并重,颜值得与演技起飞。”

经纪人惋惜地道:“唉,要是真好好地拍个电影就好了,那景,肯定绝了。......我觉得你可以混个角色哎。”

苏万啃着苹果:“是吗,可我觉得这个男主太偏激了,不适合我,不过我可以凭演技弥补一下。”

“不是,你可以演那个男主的丁丁被蛇咬了三次的倒霉富二代基友。”

“再您妈的见吧王八羔子。”

18.

畅想了一番出演大ip电影一鸣惊人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的美好情景。

苏万躺在床上翻开了新戏的剧本。

新戏是个偶像剧,虽然玛丽苏但并不傻白甜。

他在里头演女主死对头的助理。

勉强算个男五吧。

戏份不是很多人设也没多讨喜。

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

不过这部戏的女主他还挺喜欢的,他没入圈之前就看她的戏了。

女主叫霍秀秀,跟他是一家公司的,不是特别火但也算很有辨识度了。

听说她跟吴邪关系特别好,从小一起长大的那种。

青梅竹马,多美好啊。

唉,美人总是别人的。他什么也没有。

苏万把剧本往脸上一盖。

再续好梦去了。

19.

黎簇坐在飞机上,握着手机。

直到空姐面带微笑走过来提醒他该关机。

他都没决定好这个电话该不该打出去。
黎簇给人添备注的时候从来都是连名带姓,他亲爹也一样。

所以联系人列表b一列打头的那个爸爸,也不是他亲爸。

是有一回他们做完吴邪半调笑着让他改的。

这个电话是他私人的,工作的有另一部。

因为不常用,鬼使神差的他也没改回来。

黎簇长出一口气,

冲空姐笑笑,

按下关机键。

20.

苏万第二天早早到了剧组。

他没名气又没后台。

自然不能再不懂事。

没想到霍秀秀到的也很早。

真人更漂亮也更没架子

见了他还问了句早。

苏万简直受宠若惊。

临近收工的时候,吴邪来探了霍秀秀的班。

两个人有说有笑,气氛很好。

苏万差点以为他俩是一对了。

晚上吴邪做东,请剧组的人吃饭。

总共叫了三辆车,吴邪自己开一辆。

刚好安排完就剩一个苏万。

场面贼尴尬。

苏万刚要假装接个电话说自己经纪人难产了他得去看看。

吴邪就说让他跟自己坐吧。

苏万卡巴卡巴眼睛。

很乖地道了谢。

苏万觉得,这大概是老天给他的机会吧。

幸好他选了这部剧而没跑去大西北吃沙子。

毕竟都是跑龙套。

当然在这里跑舒服啦。

而且还有大腿可以抱。

21.

黎簇第一次后悔,

自己为什么推了霍秀秀主演那部偶像剧的男一。

而贱嗖嗖跑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

迎风吃盒饭都是半口饭半口沙。

不过这部剧的导演倒是挺牛逼的。

演一部他的戏,顶十部玛丽苏偶像剧。

就是人奇怪了点。

人姓齐,总癫癫儿的。还爱吃青椒炒饭。

老戴同一副墨镜。

黎簇以前听说过他。

是个挺有才华的导演。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消失过一段时间。

这几年才又继续拍戏。

有小道消息说他是个同性恋,被恋人背叛以后沉寂了几年。

黎簇忿忿扒着盒饭。

如果是真的,他一定要知道究竟哪位大哥这么有勇有谋玩弄了这位人间奇葩的感情。

顺便打听打听有没有齐导的裸照啥的。

以报他拿他往拖拉机上吊之仇。

22.

吴邪打了个喷嚏。

苏万默默地关上车窗。

心里寻思这天也不冷啊,二十多度呢。
吴邪有些心不在焉地想着阿宁那通电话。

他都快忘了他年轻时候还有那样的梦。

旧事重提只觉恍如隔世。

那段岁月荒唐又恣意,就像坐在一辆刹车失灵的车上,危险而疯狂。

时隔多年吴邪又一次体会到这滋味。

苏万:……吴吴吴吴老板,前前前边拐弯了。

23.

他妈的。

吴邪狂踩两脚刹车,失控的车身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苏万抹了把汗。

“往左走吧,我记得那条路人比较少。”

吴邪没有犹豫立马打了方向盘。

一块路牌赫然出现在前方:正在施工。

苏万:……………

“我运气一直不好。”苏万平静地道。“但是没想到这么不好。”

吴邪点头。“怪不得。其实我运气也不好。”

得,双重BUFF。

苏万悲极生乐地想。

眼看就要撞上路牌,吴邪调转方向狠狠撞上路边一棵大树。

粗壮的树干拦腰折断。

轰地砸下来。

伴随车玻璃碎裂的声音。

苏万在这种情况下却诡异的清醒。

就仿佛导演在他耳边喊了一句震耳欲聋的action。

于是他扑向吴邪。

评论 ( 17 )
热度 ( 257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