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all邪] 皇帝陛下今天也在玩忽职守 (六)

花邪场合。

专注欧欧西三十年。

执着于攻揣包子的我。

当然本文不会有包子。

解发发以前居然不是文臣是武将。

解雨臣:我这双手,也是挽过大弓,降过烈马的。(喂串台啦!

前文(五)
-----------------------------------------

70.

午后太阳正是最烈的时候。

蝉鸣声搅得人心烦意乱。

“还站在这儿偷懒,去给解皇侍端碗消暑的绿豆汤来!”一个模样机灵面容讨喜的宫女支使着另一个手脚不算麻利的小宫女。

转而这宫女又叹了口气。

他们家解皇侍每天处理后宫琐事,一忙忙到深夜。

皇帝也仿佛忘了这码事儿似的。

也不知道多久没踏进这宫里的门了。

71.

“解皇侍,绿豆汤端来了。”

“你下去吧。”面容清俊的男子懒懒支着下巴,眉眼之中难掩疲态。

最近天气炎热,他身子骨也不比往年还能上阵杀敌的时候强健了。

难免乏力。

解雨臣半阖了眼。

想着便偷得这半日闲罢。

72.

一觉便睡到了下午。

解雨臣一睁眼,吴邪坐在他旁边看书。

解雨臣要起身行礼。

吴邪按住了他。

“又没外人在,你我之间,就免了吧。”

“最近很累?”

“倒也不是。天气原因罢,总叫人打不起精神。”

“赶明儿叫内务府多给你这拨些冰块,你向来怕热。”吴邪手上又翻了一页。

“谢陛下。”

73.

解雨臣叫了宫女端个果盘上来。

“陛下尝尝这西域新进贡的水果。”

吴邪顺手拿了一个。

“嘶,怎么那么酸。”

“酸吗?”解雨臣也拿了一个。“臣觉得还行。”

“小花。”吴邪突然放下书。神情特别严肃。

“你最近是不是挺爱吃酸的,身上动不动乏力,爱犯困。”

解雨臣疑惑地看着他,思虑了一会。点点头。

吴邪:夭寿了!朕要有儿叽了!

74.

总之第二天解皇侍有喜的消息就莫名其妙地在后宫传开了。

75.

“回陛下的话。”太医张海客内心翻了个大白眼。

“解皇侍只是思虑过度加之天气炎热才导致失眠乏力。至于爱吃酸的,那是解皇侍吃多了拿来消食儿的。”

“陛下......”解雨臣额头隐隐有青筋暴起。“臣是男子......”

“啊......哈哈......哈哈......朕才没多想,那个张太医你好好照顾解皇侍啊,朕想起来朕还有折子没批,就先回去了......”

76.

都怪那个该死的梦嘛。

吴邪想。

77.

不明白陛下怎么想的,要怀也不应该是自个怀啊。

解雨臣想。

评论 ( 4 )
热度 ( 94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