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问西湖水偷走他的几分美

[黑邪] 有借无还

随手摸鱼。

是真分手......吧。谁知道

---------------------------------------

雨下的倒很是时候。

一来北京旱了那么久总算降了点水。

二来吴邪迈出门槛的步子不得不匆匆收了回来。

屋子里闷热得紧。

连唯一的老旧电扇吱吱呀呀的转了半个夏天也终于支持不住坏了。

黑瞎子叮叮哐哐地修了一阵。

“给递把螺丝刀呗。”

吴邪也不好意思装大爷,直接从左手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工具箱。

不是他吹,在这找什么东西他闭着眼睛都能翻出来。

黑瞎子鼓捣了半天,最后电扇很不给面子的散架了。

吴邪托着下巴想,像这人,你让他掘个墓分个尸行,修东西是不会修的。

“妈的。”黑瞎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擦了擦鼻尖上的汗。

吴邪觉得特别有意思。

黑瞎子会为修不好一个电扇而骂娘。

多新鲜的事儿啊。

雨点劈劈啪啪倾盆而下,掩盖屋里诡异的静默气氛之余,又让人觉得太吵。

他不着急走了。

这是老天爷留他,老天爷要留的。

吴邪暗暗想。

估计老天爷听了这话也会气的发抖。

斗汪汪叫那帮人作幺蛾子时候啥也不信,甩锅想起来老天爷了。

黑瞎子还不清楚吴邪肚子里那点算盘?

只是他也想,既然不是太着急的,多留一晚就多留一晚吧。

就当是利息。

黑瞎子摇摇头,突然笑了。

他看人是第一次看跑偏。

也许跑的也不是太远,毕竟西王母国那时候,吴邪还真就是天真无邪,纯的扛不了。

结果现在这家伙,脸皮厚起来也是AK47都打不穿的主儿。

连黑瞎子都吃了亏。

这也不怪他。黑瞎子向后靠在沙发上。

可能是人老了吧,一下雨脑子就不转轴。

上次应该也是个雨天。

吴邪顶着一张猪头脸好整以暇和他谈的净是四六不着的事。

“你活了那么久,老妖精一个,露水姻缘不知道有多少,差我这一个不成?”

“就当我跟你借的,就几年。”

他怎么就忘了问。

借是借了,他拿什么还。

吴邪不说,就一拖再拖,跟他拖房租是一个无赖样。

什么师父就教出来什么徒弟。

霍秀秀双手叉腰面色含嗔地看着他俩。

那时候她还依稀有着小姑娘的模样。

黑瞎子幽幽叹口气。

吴邪隔着墨镜片盯他的眼睛盯的正起劲。

“你叹什么气。”

“我这是,叫你骗了色又骗了财。”

“我什么时候骗你财了,你还有财让我骗?”吴邪一抽嘴角。

“一寸光阴一寸金,您跟我这赊了多少两黄金啊?”

吴邪摸摸鼻子打着哈哈:“师父你视金钱如粪土。”

“除了初一十五你也就这种时候叫两声师父了。”黑瞎子半点没有起来的意思,地上凉快,坐着舒服。

吴邪也想试试,转念又想,这天又闷又湿,这么坐着腿估计要废。

在能活着的日子里,他还是希望活得质量高一些的。

“小心老寒腿。”吴邪还是叮嘱了一句。

黑瞎子半阖着眼。爱答不理的应了一声。

吴邪心道。等你腿疼的。笑不死你。
但是好像他没那个机会了。

也就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黑瞎子身上疼的直哼唧是什么样,感觉略爽。

两个人就这么虚度了一下午的光阴。
中间吴邪打开了电视。

吵吵闹闹毫无营养的综艺节目简直比稀里哗啦的雨声还让人烦心。

索性就这么坐着干瞪眼。

最后吴邪还是把黑瞎子从地上拽了起来。

理由是。这双腿还有用呢。

霍秀秀来收租的时候他还得跑啊。

晚饭依然是青椒炒饭。

味道还和昨晚的一样。

吃过晚饭还是吴邪洗碗。因为猜拳的结果也和昨天一样。

但是睡前活动和昨天就不太一样了。

两个人背对着背互相卷着被睡,终于有种分道扬镳了的意味。

吴邪迷迷糊糊地睡的很不踏实。

途中黑瞎子醒了从屋里出去他都知道。

外头的雷声让吴邪彻底没了睡意。

他趴在窗边,看见院子里葡萄架倒了,黑瞎子披着雨衣冲进雨里去扶。

这回没用黑瞎子支使,吴邪自己拿着工具箱出去了。

“这葡萄长了好些年,死了怪可惜。”

黑瞎子将架子固定得又牢了几分。

“回去吧,小心老寒腿。”

吴邪闷闷笑了出来。

两个人一前一后洗的澡。

吴邪出来的时候黑瞎子正在擦墨镜。

什么也不隔直接这么看还是不一样的。

灯光打下的影儿愣是被剪出了一丁点模模糊糊的温柔。

吴邪看了几眼就收回了视线,拱进被子里一会就没了动静。

黑瞎子关了灯。

夜独有的静暴露了躺着那人不甚平稳的呼吸声。

雨夜的温度还是有些低的。

吴邪爱卷被。

卷着卷着就跟黑瞎子贴上了。

黑瞎子身上比他凉。

吴邪也就没有退开,就这么贴着。

他本来还是可以还给黑瞎子比这再多一点的东西。

但是既然有人为他精心准备了一场死局,他不得不赴一赴。

便只好当一把欠债不还的老赖了。

他相信黑瞎子不会和他计较的。

天刚擦亮时雨才停。

吴邪对于早饭依旧是青椒炒饭难得的没有抱怨。

院子里的葡萄藤还像以前长势喜人,

看不出经历了昨晚的一场风暴。

吴邪站在门槛上看了一会。

黑瞎子在厨房里哼着青椒炒饭歌洗碗。

太阳出来了,天比这半个月以来的哪一天都要晴朗。

这一次是没有任何留下的理由了,他想。














-完

评论 ( 22 )
热度 ( 91 )

© 轻舟不渡忘川 | Powered by LOFTER